老人猫的喃喃自語

最近迷上地球へ…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奔向地球》塔羅牌解說 

忘了我不會在fc2設密碼,所以請到這兒領取。

密碼照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圖繪] 青子和美子 

最近買了I3,正在試著用電腦上色這樣;一向很喜歡女裝PLAY,所以抓了爺和囧米試試看這樣。

b-001.jpg
基本上就是想著鬈髮子來畫的,所以梳了雙馬尾,不過轉了個髮型後還真看不出是爺了^^bbb


b.jpg

囧米讓他穿上 Sound Horizon 的 Roman 中的造型,結果好像除了劉海外都不像了XDD

在畫圖之路上我還需好好努力啊!


[地球ヘ…]里奧的[刪除線]八卦偷窺[/刪除線]日記(節錄) 

  SD583年○月○日

  下午,約彌紅著臉跑出青之間。我進去一看,發現索迦‧布魯醒來了,這真是件天大的好事——雖然凌亂的床鋪和用被單胡亂遮住赤裸的身體的索迦看起來有點神秘。

  還未開口,布魯面上微妙的笑容讓我知趣地離開,好在長老們衝來之前留給他一些私人時間和空間解決問題。


  SD583年○月●日

  知道索迦奇跡地醒來並開始康復時,大家都很高興。慶祝活動持續了好幾天,空氣中都是愉的思念波,如水一樣滿溢出來。當然索迦情況好轉我也很開心,不過我更在意那時在青之間發生了甚麼。

  今天,我終於逮到機會向他打聽當時的情況。

  沒有跟大家一起在天體間跳舞,約彌一個人躲在賽恩練習室中練習,不過大概有些心不在焉,他的成續強差人意。

  『里奧…』練習結束後,他看見現在只有我們兩人,便小聲地開口說,『那、那個…可以讓我看看你的…你的下面…嗎…』他越說越小聲,最後我幾乎要把耳朵貼到他口邊才聽得到。

  我的腦袋好像停止運行一秒。

  咦,難道不是約彌春情勃發忍不住向沒有反抗之力的索迦下手然後把對方生生痛醒嗎?我的猜想錯了嗎?

  『怎麼,你有的我也有啊!』掩飾內心的動搖,我笑著反問。

  『那個…可是…』他低著頭玩著手指,結結巴巴地囁嚅著。

  從那些支吾其辭的說話中,我設法拼湊出事情的經過:


  約彌認為索迦陷入沉睡完全是他的責任,所以便一力承擔照顧布魯的各種工作,比方說清潔更衣、肌肉按摩等。

  那天,他一如往常地把布魯的全身衣服脫光光,用泡過溫水的溼布為他抹拭全身。當然,這無可避免會看到和接觸到布魯的○○…

  其實看了這麼多次,兩人又都是男的,約彌也不覺得有甚麼好在意的,只是今天好像有些奇怪…

  呃,那個,他知道男人那話兒就是會偶爾無意識地翹起來啦,這兩年也看過不少次,不過不管它很快就會消退了。

  所以現在它越變越大是怎樣…慢著,這騙人吧?有沒有這麼大啊!!這不合人體比例吧?!

  約彌忍不住盯著布魯的那兒看,過了一會兒,忍不住蹲下來好奇地用溼毛巾戳戳看,接著用手圈著上下移動,想確認它到底有多粗。

  「嗯…」

  正玩得不亦樂乎之際,一聲輕微的呻吟從旁邊傳來,約彌僵硬地抬頭,發現布魯正張開眼睛看著他…

  於是他便驚呼一聲,丟下手中的溼毛巾衝了出去。


  「鳴…這下我一定被布魯當變態了…」他掩著臉呻吟,雖然我覺得他比較在意的是還未量好大小就被發現就是。

  這麼一來很多疑問都解開了,包括布魯那時急著攆我走的原因…被弄到一半不上不下滿難受吧?還得在長老衝過來之前把身體的狀況和床鋪處理好,剛醒來便要在這麼短時間內要做這麼多東西,還真是辛苦他了。

  我心中默默地同情起他來,然後把目光轉向這個甚麼也不知道的純潔少年。

  想了想,我決定就大小問題好言安慰了他一番,不過好像沒有甚麼作用就是。

  看樣子約彌大概會躲布魯躲上一陣子吧…青春期的少年的自尊心是很脆弱的喔。

  也罷,這又不關我事。



(TBC)


耶耶~~今天是地球日耶~~~~
希望大家看文之餘不忘愛地球耶XDDDD



[小說] Terra on Air 之一、下 

里奧:不過在觀眾的心目中,你最大的用處是暖床喔。對於這點你又怎麼看?

馬茨卡:討厭啦,起碼我還會在早上為他準備好梳洗和刮鬍子的用具咧…別用這兩
     個字玷污我們純潔的愛!!

約彌:甚麼?原來基斯真的會長鬍子的嗎??(眾人大笑)

基斯:你是以為我跑去全身激光脫毛了?!男人會長鬍子很正常吧,又不是太監!!
    (怒)

馬茨卡:而且啊…基斯的工作很多,壓力又大,經常熬夜。隔天早上起床前總是會看到
     他的下巴長滿頹廢的鬍渣渣呢。

約彌:你們都睡在同一張床上了還純潔到哪去啊!

里奧:喂,你的重點錯了吧。(笑)

馬茨卡:真的很純潔啦,不然會被送上軍事法庭的。

布魯:原來如此。(茶)

里奧:這樣一來萬千少女的心都會碎了一地啦。

約彌:是萬千少女還是萬千腐女啊。

布魯:少女啦,畢竟少女都認為我們沒體毛,而很多腐女都不管這個的。

里奧:說到這個我就有一個問題百思不得其解了…

約彌:嗯?

里奧:薩姆是普通人就算了,為甚麼這位「來自過去的貓丼」又能接受托尼有腳毛呢?

布魯:頭毛關係吧?托尼擁有這麼華頭的長鬈髮,看起來這麼濃密,沒腳毛實在說不
    過去了。

約彌:搞不好還覺得他該有胸毛…為甚麼大家就認為我沒體毛呢?我也是繆啊!!

基斯:還不是體型的關係,托尼長到這麼高大該成年了。成年人有體毛是理所當然的
    吧?誰叫你是永遠的少年~少年是不該有毛的。(幸災樂禍)

約彌:啊你還不是被認為應該一根毛也沒有嘛,大叔!

基斯:嗚!!

里奧:好啦,別欺負基斯太過,免得他下次不肯上來了。(笑)好。最後一個問題,大家
    覺得怎樣的服裝露出腳毛最好看?以托尼為例。

馬茨卡:一定不是運動短褲或四角褲…那樣穿很老伯。

約彌:…你這麼清楚,該不是基斯私底下就是做這樣的打扮吧?!(大笑)

基斯:就、就算真的是又怎樣!我不覺得有甚麼好笑的!!

約彌:沒…你所做的事真的跟你的年紀很符合啊…哈哈哈……

馬茨卡:嗯…雖然的確是不太雅觀就是…

基斯:連你也這麼說!!

里奧:算起來…基斯都三十好幾,會這樣隨便穿也很正常的啦…噗。

基斯:你這樣說一點可信性也沒有!!

約彌:那你覺得穿甚麼露腳毛會最好看啊,老伯基斯?

基斯:我不是老伯…那個要露腳毛當然只穿子彈內褲就好啊!

布魯:這對身材的要求很高的,穿子彈內褲穿得好看的困難度可比露腳毛大多了。

里奧:這樣說來是本末倒置了嗎?

布魯:不過也更養眼就是…(笑)

約彌:你、你的眼睛在亂瞄甚麼啊?我是絕~對不會穿給你看的!!

布魯:嗯嗯,比起全身脫光光,衣衫半褪更勾人呢……

里奧:再讓你說下去就十八禁了。(眾人笑)還是回到正題,你覺得穿甚麼露腳毛最
    好看?

布魯:這個嘛…穿浴衣然後把下擺鬆鬆的紮起來,感覺很瀟灑。

基斯:…你倒意外地品味很日本呢。

布魯:因為我是日本人啊!(笑)

約彌:看看你那活像兔子似的白頭毛和紅眼睛,你真的是日本人嗎?!(眾人大笑)

里奧:那個,今天節目的時間已經差不多,我們就回答到這兒吧。下星期同樣時間將
    會繼續播放 Terra on Air,請大家準時扭開收音機喔。最後…

眾人:多謝大家收聽!


[小說] Terra on Air 之一 

 


里奧:歡迎收聽奔向地球會客室,我是主持人里奧。今天我們也像往常一樣,有奔向地球的主要
   演出人員——繆方的兩位索迦布魯和約彌,人類方的閣下基斯和下屬瑪茨卡作嘉賓。請跟
   觀眾打個招呼吧!

四人:大家好~

里奧:前幾天我們收到了「來自過去的貓丼」的來信。信上這樣寫道:「某晚我跟朋友說到毛,那時
   我就開始想像奔向地球的大家有腳毛的樣子,結果有點想像不能。到底大家有沒有腳
   毛的?」

約彌:為甚麼會有人問這種傻問題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噴笑)

里奧:啊,剛才漏了說。「我覺得只有薩姆和托尼跟腳毛沒違和感。」(噗)

基斯:居然連我都…(小聲)男人有腳毛很正常啊!憑甚麼認為我有腳毛很奇怪?這到底是甚麼
   邏輯啊?!

[小說] 青之夢 02 

  他躺在冷冰冰的檢查床上,明知道會發生甚麼但無力阻止。

  過去的經歷一次次重放,布魯能夠選擇的,就只有閉上眼睛不去看、不去聽自己當時的哭喊呼號,以及身邊的人帶著恐懼的冰冷眼神。

  可是,還是免不了再一次感到痛。

  那時是怎麼熬過來的?布魯現在想來也覺不可思議。身體被打進奇怪的藥劑,被當作怪物一樣檢視、調查、擺弄;一次又一次被鎖在那兒,接受一次比一次過份的心理檢查,精神被打擊、擾亂、企圖摧毀,甚至到最後忘了自己是誰。

  只知道那些人都叫他布魯,TYPE BLUE 的布魯。

  能探知他人心靈的怪物,繆。

  不知不覺間他身處那狹小如蜂房的監倉,布魯慣性蜷曲著身體,盯著自己的手臂。上面青青紫紫的,佈滿密密麻麻的針孔,在白皙的肌膚上尤覺觸目驚心。

  但最使他感到折磨的,是倉外不時傳來的開門聲,以及無所不在的哭泣聲。

  那代表又一批像他那樣的人被關進來,並像他那樣受到各種殘酷的對待。

  這些人多數都熬不住折磨,出去幾次後便沒有再回來過,然後不久又換一批新的被關進來…

  不解、疑惑、憤怒…各種各樣的思緒湧入布魯的腦海,把他壓得喘不過氣來。

  『我們逃走吧,哥哥…』一對兄弟隔著監倉以思念波對話。

  『那樣我們又能上哪去呢。』裏頭盡是說不清的悲哀與無力。

  是啊,他也想逃離這兒。

  可是又能逃到哪兒?

  他們失去了身份、失去了工作、被剝奪了身為人類的資格,就算能逃出這兒,也逃不出母電腦的掌握與追殺。

  但他們一定要逃,逃出去避免更多的人遇到同樣的遭遇。

  避免更多的人被無聲無息地抹殺。

  能窺視別人的內心非他們所願,但那已成事實,他們現在能做的就只有伺機脫離被逼害的位置,與人類平等對話。

  因待在這兒的時間比誰都久,布魯順理成章地成為了他們的領導人。

  雖然不知甚麼時候才能擺脫被監禁的生活,但他們都默默地從那些人的腦中掏出知識,默默地學習著。

  布魯有預感,終有一天他們會需要這些知識。

  終有一天他們能回歸地球……


  可是,現在他的時間已經餘下不多了。



[小說] 青之夢 01 

  不知從哪天起,他睡眠的時間愈來愈多,清醒的時間愈來愈少……不用看其他人擔憂的眼神布魯也知道,他正在步向死亡——

  ——緩慢,卻不可阻止。



  青之夢 01



  雖然多數時候他都是在暗中失去意識,但是偶爾他也會做夢。

  狀況好的話還能讓思念外放,靜靜地在睡眠中觀察這個世界。

  有的時候會精神恍惚,半睡半醒地,好像感受到甚麼,又覺得自己甚麼也感受不到。

  宛如幽靈般在夢的世界中徘徊著。

  四周的環境不停地轉換,布魯身穿病人服,赤著足站在那兒。他上一秒站在草原之上,下一秒已身處城市之中,接著又跳到懸崖的邊緣,強風吹亂他蒼白的頭髮,卻沒帶來任何漫度。

  不知道站了多久,他才像意識到自己的存在似的看了看自己的雙手。這時場景倏地固定在醫院大堂,耳邊傳來廣播的聲音,他站在一排排椅子之間,前後左右都是穿著病人服等待醫療服務的人。

  這是他三百年的人生中最初的記憶——



  後記:

  好啦不知還有誰在看但我會努力的wwww


[圖繪] 媳婦 

很久沒放過地球的圖,放一張出來曬曬。

macika.jpg

好吃的媳婦,準備來做新品用的www


[地球へ…] 香園02 - 少年約彌的煩惱 

  身為處於青春期當中的少年,約彌有很多煩惱。

  一直以來的煩惱,是被塞了個完全不想當的學生會長…呃不…是索迦之位,以致成績一直吊車尾、上課打瞌睡、沒時間交女朋友等。

  今天新的煩惱,是為甚麼他會對布魯的挑逗起反應,他心目中的理想對象不是前凸後翹的大胸美女嗎?現在到底是甚麼出錯了啊啊啊啊啊!!

  而更逼切的煩惱,是他該怎麼在五分鐘內安撫好仍然激動的小兄弟,整理好自己的外觀然後衝回課室上課。

  「呼、呼…」躲在離青之間最近的男生廁所之中,約彌一片混亂的腦海正在堅決罷工。他只能靠著牆喘息著,希望時間能解決一切問題。

[圖繪] BJ 

08-06-07.jpg

喜歡 BLUE 和 JOMY 無憂無慮的樣子。


DM










仔貓 2
甜甜私房貓
フラッシュ クロック 「幻の庭。鬼灯」
最近の記事
文章分類
月別アーカイブ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