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猫的喃喃自語

最近迷上地球へ…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由前天開始,香港再看不見藍藍的天空… 

到底,那一片白茫茫,是毛毛細雨,還是濃重的霧氣呢?

走在街上,只見方圓兩米之外的東西都變得一片朦朧,踩著的水泥地是濕的,面上也感到一點點的寒意,然而,摸上臉的手卻尋不到一滴雨水。

冬春之間的天氣總是曖昧的,似雨非雨,似霧非霧,在感到寒冷的同時,樹枝上卻冒出細芽。走在這樣的不確定中,連時間的流逝,自己身在何處,似乎也看不清了…

在那片白茫茫之中,也許,我可以重遇那個小小的女孩,就像世界上發生的種種超自然事件一樣,也許,我可以更進一步,重新成為那個小小的女孩。

拿著從百佳買來的長條麵包,我想,也許回到家時,會見到那台年代久遠的日立電視機,以及正值盛年的老媽呢。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兩個關於Lord的kuso 

晚上聊天時迸現的kuso火花…
話說某友是魔王控,最近萌星戰,跟我有以下對話:

某友說:
Lord Vader好帥 <--那面罩嗎?
貓說:
不是搞笑麼
某友說:
是本來的帥哥臉帥

於是按下了我的kuso掣,有了兩個關於魔王的由來的kuso:

A,關於Lord Voldemort的~
俊美的男人想令自已變得更顛倒眾生而跑去整容,結果整容失敗便成了醜陋的魔王〔毆飛〕

B,關於某友口中的Lord Vader~
愛美的他在一次意外後毀容,矯型回復不能,結果變得憤世嫉俗成了邪惡的武士〔毆飛〕


結論是,靈感真是神奇的東西啊…

一點也不工整的詩 


暫時學校還未教到寫詩,不過興之所致,就試試看吧,毆飛
大家姑且看一下,我想是類似古詩或打油詩吧…?基本上我管不了平仄用字,希望意思到了就好bbb

《瞌睡有感》
堂上見翁會周公,下課對文緊皺眉,
只恨當時意不定,空留書卷不識義。

爬走…

參觀域多利監獄有感 

http://www.cps.gov.hk/chi/02/VT_video.html

星期日那天,域多利監獄作慈善開放,我跟KULULU去了。

土地滋養了他們——我看過的台灣本地音樂 


會開始接觸台灣本地音樂,完全是因為誤打誤撞。

起初,是小璿的部落格用了五月天的模板,讓我一時好奇找了五月天的歌來聽。那時還不覺得它跟一般的流行音樂有甚麼不同,不過,後來猗竹的介入給了我機會去了解更多的台灣音樂。

猗竹和我都是客家人,但是她不懂說客家話,結果便纏著我教她。在見識了她以唱歌學習其他語言〔閩南話〕的天分後,我便決定找一些客家歌謠給她學學。

感謝網路這偉大的發明,我在網上搜尋有關的客家歌曲,結果,便發現了交工樂隊。

交工樂隊光是名字便滿有深意,交工,是農村的一種工作制度。農民會在農忙時組成「交工班」,全村組織起來合力採收田裡的收成,直到農事結束。1999年,一群音樂人在美濃的菸樓錄音室,開始錄製「反美濃水庫專輯」。美濃的鄉親們把這當作自家的事情,本著「交工班」的精神,出錢又出力,幫助了不少。在專輯製作好之後,他們決定要向鄉親學習「交工」精神,於是便把樂隊命名為交工樂隊。

你們聽到嗎?農民在吶喊的聲音。

我手頭上只有交工的一個專輯「我等就來唱山歌」,裏頭的曲子有新有舊,有他們自己作的,但更多是傳統客家小調。在當中,我們可以感受到濃濃的鄉土味,以及,美濃農民隱忍多時的憤怒。

他們為何憤怒?因為政府要在當地建水壩。因為政府罔顧他們的意願。

所以,他們決定站起來。

交工的這個專輯正如其名,裏頭,都是現代的山歌,把美濃人的怨憤和決心都通通唱出來。交工在這方面的表現很優秀,他們以傳統的樂器,農民的精神,現代的手法,演繹出迴異昔日的山歌,卻又令人不能不感到那對山對水的歸屬感,以及,客家人的精神。

交工不愧其名,在美濃反水庫運動成功後不久便功成身退。解散後主唱林生祥之後建立了生祥與瓦窯坑3,有幾位則合組成好客樂隊。



一個緊抓與放開,害怕與期待的過程——港劇《女人唔易做》的感想 


雖然現在的港劇多是糟粕,不過近年倒出了兩套我比較喜歡的——《金枝慾孽》和《女人唔易做》。如果說到共通點,大概便是兩者都不是以單純的談情說愛為主的劇集吧?^^

友誼,有時是愛情的另一種偽裝 


桌上的手機奏起英國國歌「天佑吾皇」。

欸,又是他?

「英吉利的好兄弟,待會一起喝一杯?」按下通話鍵,熟悉的聲音立即傳進耳朵,許文生在腦中迅速翻過行事曆,確定那段時間空無誤,便笑道,「國的小子,我怕你不成?下班後我買酒上你家,不醉無歸!」

聽他說得豪邁,電話另一頭的人也笑起來,「你這個老小子,反正被撂倒了你也不能開車,還說甚麼不醉無歸!你醉了我才不會放你歸去呢!!」

「靠!!」他罵道,嘴角不自由的微微上揚,「你自己知道就好,給我準備好乾淨睡衣,我他媽的才不穿你那件十年不洗一次的霉布睡覺!!」

「大熱天的,你怕冷著了?」嗓音雖然文文靜靜的,說起話來恁的毒舌,「又不是娘兒,打赤膊睡還怕我強姦你不成?」

「幹!你這傢伙到底知不知道你睡相不好,晚上經常把被子捲走害我冷醒!!難不成你想我半夜跟你搶被單不成?」文生隨手向眼前的空氣比了個中指,「你不怕半夜起身幹架的話,我哪有甚麼不敢!!」

「就這樣說定了!」俐落地掛上電話,留給他一陣嘟嘟聲。
DM










仔貓 2
甜甜私房貓
フラッシュ クロック 「幻の庭。鬼灯」
最近の記事
文章分類
月別アーカイブ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