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老人猫的喃喃自語

最近迷上地球へ…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地球…] 所謂領袖 

到底領袖為甚麼會被稱為領袖呢?他曾聽過一個有趣的說法。

當人類還在地球生活的時候,他們穿著以纖維製成的衣服,而領和袖,就是一件衣服最顯眼,也最易髒的地方。

這似乎在暗示,無論一個作為指標的領袖在群眾眼中的形象是如何光明,背後都必然隱藏著暗骯髒的一面。

年少時他對此嗤之以鼻,但是在成為繆的首領的現在,他並不否定這個說法。

的確,為了達成目的,某些手段是必須的。




所謂領袖




「布魯,你要裝虛弱裝到甚麼時候?」一個金髮女子輕飄飄的走進來,青白的燈光使她的面容益發詭異,如果不認識她的話大概以為看見飄飄了。「你騙得過別人騙不過我,你根本就沒事。」

「當然是裝到我達成目的時候。」躺在鬆軟的床上,布魯張開炯炯有神的紅眼回答,手指在無聊地玩被角。不論他銳利的眼神和慵懶的動作,有著一頭銀髮和白皙皮膚的他正散發著一種病懨懨的氣息。

「你裝還裝,不要把工作都丟到我頭上好麼?」她重重坐在床頭,抽搐著嘴角,溫柔恬靜的面容在微微扭曲,「現在外面的人群龍無首,約彌經驗尚淺,哈雷和杰特連打個噴嚏也要找我占卜,煩死了!!」

「菲西斯,形象、形象!」他溫和地提醒著對方,後者立即從母夜叉變回甜美的天使,還把一個小豎琴抱在懷中輕彈著。

「那麼布魯,你打算怎樣?」她「溫柔」地問。

「餌已經拋下,現在只等著收網而已。」銀髮的繆之長重新閉上眼睛,臉上露出一絲意味深長的微笑。


『甚麼麼麼麼———————』隨著思念波而來的,是目標人物驚訝又酸酸甜甜的感覺,還附贈一段與鳴鼠的對話。


「看來魚兒上勾了,需要幫忙麼?」菲西斯愉地笑著,大概為不久後便能清下來兼之有熱鬧好看而感到高興。

「你做回你自己就好,」他的微笑更深了,「相信你的塔羅牌會告訴你該做些甚麼。」

「約彌遲早會落入你手中,但我得說你的手段不太正當。」金髮女子評論道,收拾好豎琴站起身。

「領袖無可避免會變得骯髒。」布魯沉默了一會兒,然後柔聲說,「我不是一個聖人,菲西斯,永遠不是。」

他並不否認,在營救約彌這件事上,行事方式上處處存著他的私心。

如果不那麼早出現,喚醒正被消除記憶的約彌,他現在大概就像其他在成人檢查獲救的繆一樣,喪失了童年的記憶。

布魯一向都是這樣做。沒有接受身份與否的問題,失去記憶的繆比較容容易在香格里拉安頓下來。

他知道這樣做對他們很殘忍,但身為繆的領袖,他不能負擔衝動的十四歲青少年接受不了事實逃回阿爾特米西亞,然後曝露香格里拉行蹤的風險,更不能負擔從阿爾特米西亞認清事實而回來的繆,可能被 Mother 植入暗示成為內應的風險。

但是他不想對約彌這樣做。

銀髮的繆在覺醒之日靜靜觀察了他一整天,那些臨別的笑容與淚水深深感動著他。他意識到,失去了記憶,就等同約彌的一部分也就此死去。

他可以對其他繆的「死」視而不見,但是他的…不行。

自從約彌無意中闖進了他的意識那天起,布魯便被那純粹而激烈的思緒所吸引。也許是小心深埋在內心深處的污穢,使他嚮往著渴求著那樣的潔淨。

至於年齡、性別甚麼的,通通不重要。

他只要得到他便可以。

所以他過早的干預了約彌的成人檢查,讓他被追緝,救回來然後又放他回去,徹底斷掉男孩的希望。

少年暴走時的力量是強大得出乎他意料之外,但也正好讓他順勢向對方灌入自己的記憶,讓他對繆的處境——對他——產生同情和共鳴。

雖然最終因為脫力而需要休養,但賺得約彌奮身相救也值了。

之後他可以煽動那絲關切變成愛意。

而現在,他成功了。經過一段時間的發酵,事情就變成了他希望的樣子。

不過這樣在控制不了思念波的狀況下當著全艦的人強制向他告白,臉皮薄的金髮少年現在大概躲在被窩中,又困窘又懊悔。

『約彌…我很期待你明天來看我時的表情呢。』在真正沉進夢鄉之前,布魯愉快地想。



EN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出現了~~!!
腹BLUE~~
我好喜歡這篇的BLUE啊,心機好重

你這個壞人 (點)
[ 2007/09/06 12:02 ] 純純 [ 編集 ]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DM










仔貓 2
甜甜私房貓
フラッシュ クロック 「幻の庭。鬼灯」
最近の記事
文章分類
月別アーカイブ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