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老人猫的喃喃自語

最近迷上地球へ…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友誼,有時是愛情的另一種偽裝 


桌上的手機奏起英國國歌「天佑吾皇」。

欸,又是他?

「英吉利的好兄弟,待會一起喝一杯?」按下通話鍵,熟悉的聲音立即傳進耳朵,許文生在腦中迅速翻過行事曆,確定那段時間空無誤,便笑道,「國的小子,我怕你不成?下班後我買酒上你家,不醉無歸!」

聽他說得豪邁,電話另一頭的人也笑起來,「你這個老小子,反正被撂倒了你也不能開車,還說甚麼不醉無歸!你醉了我才不會放你歸去呢!!」

「靠!!」他罵道,嘴角不自由的微微上揚,「你自己知道就好,給我準備好乾淨睡衣,我他媽的才不穿你那件十年不洗一次的霉布睡覺!!」

「大熱天的,你怕冷著了?」嗓音雖然文文靜靜的,說起話來恁的毒舌,「又不是娘兒,打赤膊睡還怕我強姦你不成?」

「幹!你這傢伙到底知不知道你睡相不好,晚上經常把被子捲走害我冷醒!!難不成你想我半夜跟你搶被單不成?」文生隨手向眼前的空氣比了個中指,「你不怕半夜起身幹架的話,我哪有甚麼不敢!!」

「就這樣說定了!」俐落地掛上電話,留給他一陣嘟嘟聲。
顯然已習慣另一人的無禮,許文生笑著搖搖頭關上手機,開始收拾東西準備下班。

陳樂天是他由小玩到大的死黨,從嬰兒時代便一起玩耍一起學習,他那點脾氣性格自然一清二楚,搞不好連對方身上有幾顆痣也數得出來。

手頭上的文件不多,所以很快便整理完了,許文生跟要加班的同事打了個招呼,然後離開公司。

信步走到不遠處的超巿,先是拿了兩打啤酒,想起很久未曾沾唇,便又拿了四枝日本清酒,打算待會大快朵頤。下酒菜自然是要的,於是從架上取了一包柴魚花生、一盒果仁,還從冰鮮櫃挑了個三文魚魚生。

結完帳,提著兩大袋東西走上五分鐘,便到了對方的住處。有時在公司加班到深夜,許文生懶得乘車回家時,就會摸上陳樂天的家將就睡一晚,可謂輕車路熟。

「喂!陳樂天你小子,想喝酒的話給我開門!」雙手都拿著東西掏不出鑰匙,他只好用腳踢門,扯開嗓子大喊,好在現在只是傍晚七點多些,不會擾人清夢。

「喊得這麼大聲想拆樓嗎?」大力拉開門,陳樂天蒼白的臉從暗的門後空間冒出,活像幽靈城堡中的奇怪管家。

「怕你在電腦前面睡死了呦!」許文生毫不客氣地翻出幾星期前的遭遇出來取笑,「話說我上次怎麼敲門按鈴打電話都沒人回應,害我以為某人在裏頭暴斃了!!」那時他偏偏又忘了帶樂天家的鑰匙,險些要叫警察來撞門救人。

被掀出糗事的陳樂天老臉一紅,邊在嘴中喃喃咒罵著邊開門,看到他吃癟的表情令許文生心中大樂。

「我把東西放進小冰箱。」踢掉鞋子,他穿著襪子啪嗒啪嗒的走到客廳一角,把手中的東西一股腦兒塞進去。「今天你怎麼這麼好興致的?」其實原因他早已心知肚明,會找人喝酒九成九是被發卡,需要跟去死團團員一起發洩一下心中的悲憤。

不過,總要找個楔機讓他開口不是嗎?

「小文文~」聽到他這樣說,陳樂天便悲從中來,抓著他的手臂痛哭失聲,「前陣子跟你說的那個正妹跟我說,她覺得我是個好哥哥!靠,那時我還拿著一打香檳玫瑰打算告白的了,她這樣說完後還問我帶著花是不是終於下定決心追個大嫂給她!!」

「朋友,她只是一棵不起眼的小樹而已,還有整座森林給你選擇啊!別太沮喪了。」拍拍他的背脊,許文生把人拖到沙發,然後塞給他一罐啤酒,「來,乾!今天盡情傷心落淚,明天便又是一條好漢!!」說著,他便拉開鐵環,身先士卒的灌了口啤酒。

「對!飲!!」用衣袖擦了擦臉,他舉起啤酒,咕咕咕的灌了好幾口,「為甚麼在正妹眼中,我只能是一個好叔叔,好哥哥,或者一個好人?!」他悲壯地仰天長嘯。

「你別說了…說到我的傷口又痛了。」他掩著胸口說。身為去死團團員的許文生也收過不少卡,其實他並不明白為甚麼他倆都是收卡的命,明明長得一表人材,賺的錢也不少,但是偏偏沒有女性願意跟他們交往,害他們兩個人快三十歲居然還是在室男,說出去真是羞家。「來,不要說這麼多了,我們飲!!」

「嗚…」陳樂天聞言只是飲酒,也不再多言,反正他知道對方完全明白自己的心情,而這樣已經足夠了。

兩個男人在不知不覺間便幹掉了兩打啤酒,吃飽喝足後,都開始發起酒瘋來。

「到底我們有甚麼不好,有甚麼不好!!」發紅的眼。

「就是我們甚麼都好,所以只能是好人!!」受傷的吶喊。

「那麼我們都變壞好了!!」陳樂天握緊拳頭大喊。

「怎麼變壞?」許文生聞言,呆呆地反問。

「不要這麼有風度,一下子撲倒對方?」他想了一會兒,不太肯定地說。

「這樣太沒品吧!」皺眉。

「對啊,我也做不出來。」陳樂天坐起來,搔頭。

看著他苦惱的樣子,許文生的嘴中突然冒出這一句話:「你真是個好人。」

「幹!連你都發我卡,這世上還有天理的麼?」深受刺激的某人整個跳起來,用一根顫抖的手指指著自己的死黨。

「但我覺得你真的很好嘛~」醉眼惺忪的看著陳樂天,他口齒不清地說著,「雖然嘴是毒了點,但外表俊俏,看你那管鼻子直得…!愛清潔,家事一把罩,性格也不差,是對某些事情龜毛了點…如果我是女的,一定立馬追你!!」然後用力拍打對方的背脊。

「難道我是男的你就不追麼?」咬牙,抓住對方的衣領用力搖晃。

話題怎麼往奇怪的方向走去的?許文生想了半晌,才想到所謂的奇怪原來是指甚麼。「…我是男的,你想被個男人追麼?」

「對喔,你是男的…」鬆開手中的布料,不知誰一個腳步不穩,兩個半醉的男人便摔作一團。「…是男也不要緊,你人很好啊!」他小聲嘀咕。

「靠,現在到你發我卡?」哭笑不得地用手撐起身。

「我是覺得…其實跟你這樣過日子滿不錯的。」任由自己的頭繼續靠在對方的胸膛,陳樂天悠遠的聲音在房內靜靜響起,「從記憶開始你便在我的身邊,一直這樣下去也未嘗不可…權當是為救世上的女性同胞接收了個禍害吧。」

「現在我很失禮你麼?」挑眉,他可是一個絕世好男人來的。

「你沒有大咪咪…」臉上居然露出可惜的表情。

「幹!你這傢伙收一輩子好人卡好了!!」醉了還不忘大咪咪,正色胚。許文生氣沖沖的把他推到地上,卻不明白自己在氣甚麼。氣他說自己的咪咪不大?他打了個冷顫,幹他又不是他媽的人妖在意這個幹啥!!

「雖然沒有大咪咪,但也沒有附送大肚腩,所以我就勉強收下吧。」拉過對方的大腿當枕頭,某人的怒氣令陳樂天樂不可支。他嘴中以調笑口吻說著,手便伸到對方的襯衫下,捏了捏腹部的肌肉。

許文生的身體僵了僵。

…靠腰,一定是他太缺女人的緣故,被那傢伙這麼一摸,某地方居然…硬了起來…

「喝你的酒!別再這兒發瘋!!」拿過滾倒在一邊的清酒,他斟了一杯粗魯地塞給對方,以掩飾自己的不自在。

「挖哈哈哈哈哈…」陳樂天只是傻笑,然後喝了口酒,冷不防的吻上他的唇。

「唔唔…!!」粗重的喘息聲。

男人是以下半身思考的動物,接下來發生甚麼,便不用細說吧…XD

只是,在第二天的早上,陳樂天的住處傳出一聲不屬於屋主卻淒無比的慘叫:「幹!明明我比你高我比你壯,為甚麼到頭來卻是我在下面的!!挖啊~痛死我的!!」

還有一個誠懇得欠揍的聲音說:「別擔心~我會負擔的…」

「你這傢伙根本不是好人!!!」

啊啊,天氣真好。


〔完〕

22:27 28.6.2006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DM










仔貓 2
甜甜私房貓
フラッシュ クロック 「幻の庭。鬼灯」
最近の記事
文章分類
月別アーカイブ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