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老人猫的喃喃自語

最近迷上地球へ…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參觀域多利監獄有感 

http://www.cps.gov.hk/chi/02/VT_video.html

星期日那天,域多利監獄作慈善開放,我跟KULULU去了。
十時多來到監獄門外,已經有很多人在排隊,足足排了兩條街有多。在我們來到隊尾後,人龍還在不斷長…有點可怕。
等了十分鐘左右,人龍開始往前移動,其間我跟KULULU隨意扯了不少東西,會如此懶洋洋地進行著飄散的話題完全是因為我們抱著一個相當輕鬆的心情來看的。她還在說我沒帶漫畫出來讓她在排隊時殺時間。
相信其他人都是這樣吧?很多人都是扶者攜幼的來參觀,簡直是合家歡活動…只是地點有點詭異而已。
KULULU和我還在商量怎樣把域多利監獄改建成主題餐廳…應該會吸引不少人來光顧的。

後來排著排著便慢慢上了斜坡,在監獄外面繞著排隊,我們望著那高高的圍牆,上面沒隔多遠便貼著一個告示:「監獄重地 不准泊車」。
「大概是怕犯人爬過牆把車子當踏腳石逃掉吧?」我這樣跟KULULU說,然後抬頭仔細一看,才發現牆頭其實密密麻麻地豎著銳利的碎玻璃。
新淨、在天空下閃爍著寒光。
那是防止越獄的。
這時我才開始意識到,將要參觀的地方不是古蹟,而是一所停用了才一年左右,不久前才仍然關著犯人的,監獄。

人龍雖然長,但放人進去的速度很快,我們幾乎是慢慢的繞著監獄外面逛了一圈,然後便看見入口了。那兒放著好幾個公益金的捐款箱,讓人們把入場費二十大元丟進去。
拿出錢包中僅有的一張二十紙幣,我把錢丟了進去,拿了兩份簡介,便走了進去。
甫入眼中的是有著燦爛陽光的中庭,闊落的,中間種了三棵大樹,枝葉茂密,把暑氣都擋在外面。
樹蔭下有幾排椅子,還有刻有中國象棋棋盤的石桌,進來遊覽的人就在那兒歇腳,空地上還有一群人圍著職員聽他講解這兒的歷史背景,小孩就在當中喧鬧而過,看起來就像某個渡假村的後庭一樣。
簡直不像監獄會有的地方。

但這兒畢竟是一所監獄,被佈滿鐵荊棘的高牆團團圈著,鐵柵欄上開了一個小小的鐵門,上面嵌著堅固的大鎖,僅可供一人出入。
自由的,大概只有天上的白雲吧?

我們信步到最少人排隊的E座,那是一個三層的監倉,穿過鐵柵欄上的小開口後,暈黃的燈光下是破舊的水泥地,狹窄的通道,以及同樣狹窄的樓梯,兩邊一扇一扇的,都是厚重的鐵門——沒有任何佈置,或者個人化的裝飾,完全以實用為目的,氣氛冰冷而肅殺。
可惜,這樣的氣氛被參觀的人們沖淡了不少。閃爍的鎂光燈,擠在通道的人們一聲聲的咕噥,都告訴我們,這兒不再是一個囚禁犯人的場所了。
然而,還是有機會好好感受一下身處監倉的感覺的。每層都有幾個監倉門戶大開的讓人入內參觀,處身其中真的很有置身其中的局促、絕望和惶恐。

那兒的小監倉真的很小——只足夠放一張剛好躺到一個人的雙層鐵架床,以及與床相若的空間。其實那到底能不能稱為床呢?——幾條鐵條豎著,架起兩塊木板,上格床的腳踏只是一根根微微突出的鐵枝而已。
木板上放著疊好的杖頭、被單和床褥,每天早上,犯人要在外出工作之前把床具整齊地疊成一疊。
我坐在床上,望向窗口。以前看到書中關於監獄的描述時,總是說犯人坐在床上,帶著渴望的表情看著鐵柵外的天空——其實那是不對的,起碼,在香港的監獄,絕對不可能出現這樣的情景。
香港的監倉的窗戶,其實,看不到天空。
最外層是百葉簾似的鐵片,中間是一層細密的鐵絲網,而裏層犯人能看到的,是一根根的鐵柵欄,望過去,只看到一絲絲的陽光——與其說是天窗,不如說是通風口更為恰當。
抬頭,只能看到隱隱約約的光。
而地上,還放著一黃一紅的膠桶,黃的放水,紅的供便溺。因為晚上八時以後,犯人便被關在倉內,不准外出,任何需要都要在裏頭解決。
想到在晚上,只能待在狹小的房間,坐在床上對著四面磚牆…這樣的日子簡直是渡日如年。

我打了個冷顫便沒有再想下去,但「坐牢」的那種震憾感,我已經感受到。

後來走出監倉,仔細一看才發覺,每個監倉門口的左面都有一個三格的透明卡格,據講解,那兒是用來放犯人姓名、號碼和注意事項的地方。而在上面的紅燈,則是讓犯人在有事時按的…

之後,KULULU和我便去了展品室。

那兒放著犯人們在羈留期間工作時製作的各樣製品,有垃圾筒〔我到那天才知道香港的垃圾筒有紅黃藍四色和肥瘦兩種|||||〕、政府公函用信封、桌子、櫃子、各種懲教署相關的小冊子、街道牌、路邊的欄杆、收集狗糞便的箱子、懲教署職員的全套制服加皮鞋、囚犯服…
一旁還豎著關於懲教署如何幫助出獄的犯人重新生活的展板,感覺上滿有意思的…一向很少會接觸到這類資訊,突然覺得懲教署原來不是單純出獄卒的地方的說~〔毆〕

然後便去了D座。

那兒跟E座差不多,都是一間間小囚室——但是那兒的監倉稱為特別單位,到底特別在哪兒,就不得而知了…不過唯二不同的,是這兒的小囚室有的放了三張床,有的放了一張床。
我抓了個工作人員問了一下,才知道會放三張床的緣故是監獄沒有位了,只好加床。〔汗〕
而單人監倉的床是膠製的,坐下去覺得比較舒服,裏頭還有張小膠桌,我想是給特別乖的犯人住的吧?
雖說,無論待遇有多好,坐牢還是坐牢。

接下來便去了另一個展品室。

這兒展出的是部分香港懲教博物館的展品,例如笞刑的木架、九尾鞭、苦役道具、死刑室模型、獄中紀錄等。
笞刑的木架是一個比人還高的木架,有點像折疊椅的構造…上面有兩個皮銬,用來固定犯人。犯人被銬在上面背對獄卒,然後用鞭子或棍打他的背脊。
一旁還放著笞刑的紀錄,由幾鞭~二十鞭不等…視乎犯事的嚴重性如何。
那塊發黃的軟墊令人毛骨聳然。
苦役道具是一個可以轉團的把手,重十多斤,犯人需要每天轉二萬多圈…我試了一下,重到爆。@@
死刑室模型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一旁介紹的語音…
「H倉,是被判死刑的犯人羈留的地方。在裏面的犯人聽到走廊外傳來重物墮地的聲音時,便知道這幾天要執行死刑了…懲教署的職員以與犯人重量相若的沙包測試刑具是否如理想運作…」
靠北,它還在背景音樂中放上重物擊地的聲音= =
不過我覺得最有意思的是那本監獄日誌。上面有著日軍襲港時監獄長的紀錄〔用紅色字寫的〕,看到時便深深感到這地方的古老。

然後便去了F座。

那兒有中倉、大倉,飯堂∕康樂室。中倉是剛才的小倉的兩倍大小多一點,卻塞了四張雙層單人床,住在那兒的犯人每天睡時都要玩越野賽…bbbb
不過中倉的好處,大概是近電視機吧…走了這麼久,唯獨這兒有一台電視機,犯人可以坐在地板看。
而上一層便是飯堂。
飯堂很大,鋼製的桌子與一排排椅子,甚麼也沒有。
大倉則在飯堂深處,是用鐵柵欄劃出的一個地方,一覽無遺,比小囚室好的地方是有廁所…晚上不用用膠筒解決。不過,那廁所是個沒有門的蹲式廁所= =||||||
實在一點私隱也沒有的地方。
我數了數,兩邊都排了六七張雙層單人床,即每個大倉是睡三十人左右的,這樣想來,還真是…擠啊!
再走上一層,便是醫療室和職員休息室。醫療室有兩三間,每間裏面都有八張床,感覺上滿像學校醫療室或以前的醫院。
這些床上鋪了軟墊,坐起來舒服多了。
據說近年域多利監獄中媽媽囚犯的數目多起來,主要是非法入境者。她們有些在港沒親人幫忙照顧孩子,只好帶著孩子一起坐牢,但三歲以上的一定要送到外面…感覺上滿寒的,在這種地方生長的孩子不知會變成啥樣子〔雖然明知他沒有記憶〕。
最後,我們繞了走廚房。
雖然說已經停用一年,但那陣油煙味還是一陣陣的傳進鼻子。兩邊是大鍋和火爐鐵煎飯電飯鍋等大型爐具,可以想像使用時的熱鬧狀況。畢竟是同一時間提供幾百人膳食的地方啊!

去完便不禁覺得,看書、看電影、看甚麼也好,總會在不知不覺之間體驗或者見識了很多東西,但有些東西,不實際體驗過是不知道箇中滋味的。

我想,我永遠也不會忘記,監獄中那冰冷的空氣。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DM










仔貓 2
甜甜私房貓
フラッシュ クロック 「幻の庭。鬼灯」
最近の記事
文章分類
月別アーカイブ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