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老人猫的喃喃自語

最近迷上地球へ…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地球へ…] 布魯非常鬱悶的死後生活 

  *本文純屬虛構,與現實人物、組織無關。

  *角色(包括作者)嚴重崩壞。

  *文中人物和事件的確與現實有所參照,但作者的想像和創作比較多,請不要當真。







  「CUT——」叫停聲第三十一次在片場響起。

  托了托鼻樑盧的棕色的膠框眼鏡,監督山崎理揉了揉額頭,望向錯誤百出的演員,不知道該說甚麼好。

  「唉……」不能再這樣下去,他把心一地問道,「你今天到底怎麼了,布魯?老是心不在焉的,已經NG了很多次啦。再這樣下去,Expension Disc 1 可來不及上市了!!」

  「真是非常抱歉,監督…」銀髮男子一臉憔悴地說著,讓人不忍責備。

  「是不是跟約彌的相處出了甚麼問題?」他拍了拍對方的肩頭,「讓一讓就會過去了。」

  布魯露出欲言又止的表情,最後只是嘆息。

  「說說看?也許我能幫到你。」山崎理體貼地說道,心知如果不把對方的心結解開,那麼他休想拍完這短短幾分鐘的新片段了。

  「你一定能幫到我的!!」布魯突然激動起來,猛然抓住對方的肩頭用力搖晃,「我再也受不了!!」

  「嗚哇!…你、你冷靜些…」可憐的監督被搖得帽子都快掉下來了,「有…有事慢慢說!」

  「雖然身為男人感到很可恥但我不得不說!!」布魯一臉悲憤地說道,「就算是年輕也有個限度好不好?約彌太猛了,晚上做了三次了還說不夠,我可不是一夜七次郎啊!!」

  「走。」聽完後他二話不說的轉身,「我們找出淵裕去。」



  出淵裕,《奔向地球》的機械設定、劇本編寫,留著一頭長長的鬈髮,大大的金屬眼鏡遮住了半張臉,總是穿色衣服,身邊彌漫著一陣御宅氣息。

  「山崎監督?索迦‧布魯?」他從工作室中探出頭來,雙眼看起來黯淡無神,似乎熬了好幾晚通宵,「你們找我有甚麼事兒?」

  「小裕啊…你把約彌丟進死後世界時,是不是不小心寫多幾筆了?」山崎理連比帶劃的把整個事情經過說了一遍,「我是非常信任布魯的能力的…啊當然還有你的能力啦,我是想確認一下而已。」

  「我只是負責寫劇本而已啊…」他無力地靠著門框,隱隱呻吟了聲,「手好痛…Wii 玩太多了…」

  「…那麼出淵先生,我又有沒有被你不小心的加減少甚麼?」磨了磨牙,布魯微笑著問,看起來比較像嘴角抽筋。

  「就算有寫多寫少了甚麼,也不會對那方面有甚麼影響吧。」出淵裕打了個呵欠,強打精神地回答道,「你們還是去問問結城比較好吧?人設是他做的,私下設定了甚麼只有他知道啊。」

  「那跟我們來。」山崎理二話不說的把他拉出工作室。

  「你是發瘋了嗎?我要補眠去啦!」他掙扎著回去。

  「不,先找結城信輝去。」身為監督,統御下屬的能力還是要有的,「我們來個當面對質,怎麼也要給布魯一個交代的。」

  出淵大吼著,也顧不得當事人就在身邊,「山崎理!你這樣太寵他了吧?!」

  「難道你就沒份兒寵他嗎?」他啐了一口,「當初是誰說『布魯一開場就死了好可惜,他是我小時候的偶像』啊?還動筆給他延命到十四集?」

  「沒錯那些話是我說的!布魯的命是我延的!你就不要再扯著我的頭髮走好不好!!」衣男人投降。



  結城信輝的繪圖室離出淵的工作室不遠,三人沒一會兒就到了。

  山崎伸手敲了敲門。

  咯咯。

  沒回應。

  「你在嗎,結城?」監督再敲了敲,扯開猴嚨喊。

  「嗯?」

  身後冷不防傳來回應,嚇了三人一跳。

  他們轉身,看見一個理平頭裝、戴著大眼鏡的鬍根男拿著一杯熱茶站在當地。

  正是結城信輝。

  看來剛才他往茶水間補充能量去了。

  「這麼人齊,是找我有事嗎?」他皺著眉說,「不是要臨時變更設定吧?這樣可趕不及的。」

  「咳,是這樣子的…」山崎把剛才對出淵說的話重複了一次。

  「屁啦,我沒這麼惡趣味好不好。」結城挖著耳朵,「沒事怎麼會跑去設定這種東西。」

  「可是約彌真的欲求不滿得過份啦!」居然找不出原因,布魯覺得自己快要哭了,「這樣下去我會死的…」

  「年輕人嘛,總是精力充沛一些的了。」他敷衍地安慰道,「既然你有膽子老牛吃嫩草,就要有所覺悟吧?」

  「…你是人設啊!隨意去補句甚麼就好。」銀髮的繆哀求道。

  「我也沒設定你跟約彌搞在一起啊!現在還不是莫名其妙的搞在一起了!而且官方設定一經採用就不能變更啦。」結城搔了搔頭頂,「還是…你沒力氣就讓他幹體力活好了??」

  「…不是沒這麼想過啦,只是他好像沒這個意思。」布魯已顧不上自己的面子,咬著牙把甚麼閨房隱私都抖了出來,「每次約彌只會躺在床上像隻妖精似的發出很謎的聲音勾引我…」

  製作組的三人默默地拍了拍他的肩頭,是男人都能理解這種美色當前但有心無力的複雜感受。

  「其實…我有個想法,」結城清了清喉嚨,「根據我的經驗,對那方面的設定最有興趣的,應該是…」

  他話才剛說完,布魯便怒氣衝衝地離開南町事務所,直奔家中。



  一陣光芒射進本來漆一片的空間,牠不為所動的向上望,看到一個男人凶神惡煞地瞪著他。

  「肚子餓了嗎?廚房有暖著的鰻魚飯。」眼睛幾不可察的瞇了瞇,橙色的虎紋貓蜷縮在沙鍋之中,緩緩地用舌頭梳理著身上的毛。

  「是你搞的鬼吧?」布魯皮笑肉不笑地問道,手指的關節被他壓得啪啪直響,「看著我吃癟的樣子很好玩?」

  「不不~~~~人家這麼喜歡你,怎麼會想看你吃癟呢?」假如貓會臉紅的話,眼前這隻貓的臉大概已經紅到像煮熟了的蝦子一樣,「哇呀~~布魯還是這麼帥啊ˇˇˇˇ」

  然後,一雙閃閃發光的眼睛害羞地盯著他不放。

  「…那麼約彌怎麼會變得這麼欲求不滿的?」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出於相同道理,對著一隻望著自己的臉流口水發花痴的貓,布魯狠不下心去巴牠腦門。

  「你不覺得他一邊在床上翻滾著,一邊說『嗯~人家好想要…ˇ』很萌的嗎?」牠咭咭笑著,聽起來說不出的淫邪。

  「這樣是很萌沒錯,但他一直這樣說我可消受不起啊!」銀髮的繆忍不住磨牙。

  「喔對厚…」虎紋貓不知從哪兒拉出一個鍵盤還有一隻滑鼠,「我忘了把你寫成一夜七次狼了…嗯等我一下。」

  「不了,雖然繆是有超能力沒錯,但超人體力實在太過了…」布魯嘴角抽搐,他可不想晚晚都在努力耕耘給這傢伙看。

  「可是人家想看青爺你跟金色小毛球像兔子一樣在床上大戰三日三夜嘛…」牠繼續花癡,他可以發誓這隻貓真的在淫笑。

  「這樣人物都走形了好不好!!」布魯覺得自己快要仰天長嘯了,「你!快還我一個正常的約彌啊!!」

  怎麼他會攤上一個這麼囧的同人作者的?!

  「討厭啦…」沙鍋中的虎紋貓不情不願地敲著鍵盤,布魯愉快地回到寢室倒在床上。

  太好了,這種惡夢般的日子終於隨著那個貓丼變更設定而跟他說掰掰了。

  他帶著愉快的笑容沉沉睡去。



  「唔…既然被投訴了,那麼今次就敲篇不用變更設定的悲劇吧…」

  窩在沙鍋中的同人作者仍然在費煞思量著。



  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DM










仔貓 2
甜甜私房貓
フラッシュ クロック 「幻の庭。鬼灯」
最近の記事
文章分類
月別アーカイブ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