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老人猫的喃喃自語

最近迷上地球へ…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地球へ…] 見家長?上篇 

  *這篇是地球へ…dvd特典drama「香格里拉學園」的衍生。
  *NC-17 ,非常糟糕的妄想慎入。
  *不確定人物有沒有走形…不過香園好像也很破壞形象就是。
  *真的很工口,約彌請原諒我!




  大家好,我是約彌‧馬克思‧辛。

  今年是我在香格里拉學園的第二年,很不幸地,由於重重原因,我未能擺脫當初硬推在我頭上的學生會長…呃,索迦之位。

  「為甚麼我會這麼命苦啊…」放學之後便批改公文改到傍晚,在學校快關門時才勉強完成工作。

  金髮少年嘆著氣,有氣無力地往住宅區的方向走去。

  「我回來了~」他打開門喊道,然後心中感到有些困惑。

  平時總是第一時間迎接他的媽媽上哪去了?

  客廳隱隱約約傳來笑聲,約彌才發覺玄關多了對陌生的鞋子,原來有客人來拜訪啊…

  他一邊在心中想著,一邊脫下鞋子,傳來的說話聲讓他腳下一頓。

  『真的嗎真的嗎,夫人您真的不是繼…啊是我太失禮了。』驚訝地說道。

  『討厭啦~現在的孩子啊…嘴巴都是這麼甜的嗎?』笑得花枝亂顫的感覺。

  『我每句話都是出自真心的喔…』低沉又挑逗的語氣??

  這這這這這——————到底是甚麼回事啊?!媽媽搞外遇還把對象帶回家了嗎??不!爸爸和媽媽這麼恩愛,沒可能會發生這種事情的!!一定是那個人在企圖勾引媽媽!!!

  約彌的思考開始混亂起來,最後他決定砰砰砰的跑過走廊,單人匹馬衝進客廳。

  「你們——」

  本來擺出一副興師問罪的架式,但在看到在場的另一人是誰時卻腳下一滑摔在地上。

  「你為甚麼會在我家的啊啊啊啊啊啊啊———————!!」慘叫。

  坐在沙發的對面,與他的媽媽談得正歡的,居然是那個使他的人生陷入地獄之中的罪魁禍首——布魯。

  他披散著一頭銀髮,大概升讀大學後沒有惱人的校規,任其生長的瀏海幾乎要把一雙眼睛遮住,使從髮隙間偶爾露出的一雙紅瞳更形妖魅。

  「啊啦,宿舍爆水管,整棟樓都變得溼答答的,所以想說來借宿一宵啦。」布魯理直氣壯地喝著茶,滿足地嘆息,「辛夫人您泡的茶真好喝喔!」

  「哎~布魯你別這麼見外,跟約彌一樣叫我一聲『媽媽』就好。」她單手托腮,高興地說道,「你喜歡就喝多點喔。」

  「那我恭敬不如從命了,媽媽。」他從善如流地回答。

  「可是我只顧著日常家務,客房搬進來後就沒有整理過啦…你就跟約彌擠一下好嗎?」瑪莉亞傷腦筋地說。

  「啊啊,沒關係,是我麻煩到大家啦。」布魯一臉誠懇地說,配上一身剪裁得宜的休閑服,更顯得溫文爾雅、一表人才。

  慢、慢著,怎麼突然就擅自決定他可以住下來啊?!急促發展的劇情使約彌瞠目結舌,事情就在他還未來得及發表意見時便已拍板敲定了。

  「就這樣決定了呦!既然約彌也回來了,我們吃飯吧~我弄了烤雞說。」她歡快地站起,理了理身上的圍裙,「約彌、布魯,快去洗手!」

  …原來自己不是透明的啊。

  不過看媽媽這麼喜歡布魯的樣子,他大概說甚麼也沒用的了……

  金髮少年認份地領著另一人到洗手間洗手。

  「你到底灌了甚麼迷湯給我媽喝啊?!」他不忘趁機逼供,「話說回來,你怎麼知道我住在哪的?!」

  「因為我曾經是索迦啊…」布魯湊近他的耳邊輕聲說,「這些資料很容易就弄到手了。」

  溫熱的氣息若有似無地拂過約彌的肌膚,那熾熱的溫度使他有被舔舐的錯覺。

  「這、這是叫濫用職權吧!!」他的身體不由得微微顫抖著,微弱的聲音使詰問失去應有的氣勢。

  「只是行個小小的方便,」說著,布魯把下巴撂在約彌的肩上,從後抱著他的腰,雙手向前摸索著水龍喉打開,然後從容地洗手。

  「你這是幹甚麼啊?!」金髮少年不由得羞紅著臉,氣急敗壞地低嚷道。

  「洗手啊…再不快點出去的話,媽媽精心泡製的菜都會涼掉了呦。」他笑瞇瞇地回答,索性抓住對方的手,拉到水流下輕輕搓洗著。

  「我自己會洗啦…」約彌的說話聽愈來愈小,在拉扯之間,他感到身後有個硬硬的東西輕輕頂著自己,就算用膝蓋想也知道那是甚麼,「你這糟糕的色老頭!」

  「難道你就不想念我嗎?」布魯以低沉的聲音問,這次真的伸出舌頭,輕舔著少年的耳垂,「那個托尼真礙眼啊,上個月才好不容易支開他,讓我們有機會在辦公桌…」

  「才沒有想你!」他紅著臉回嘴。

  「是嗎…還是這麼的不坦率啊。」帶著笑意,布魯冷不防地把滴著水的手伸進約彌的褲襠。他不由得腳下一軟,倒在銀髮男子的懷中。

  「幹甚麼啦!褲子都被你弄溼了!!」金髮少年扭過頭,怒視對方的眼帶著兩分春意。

  「既然弄溼了就脫下來嘛。」他厚面皮地回答,話剛說完已扯下約彌的制服長褲,一手隔著內褲逗弄著對方的陽具,另一隻手則伸進散開的襯衫下擺,沿著腰線向上,掐了掐那隱藏在布料下面的乳頭。

  「啊…」才被稍微被碰了一下,約彌的身體就已經亢奮起來,他斷斷續續地呻吟著,晃動著身體催促對方。

  銀髮男人把他壓在牆上。

  「啊——慢著…」快成漿糊的腦子還是對一件很重要的事念念不忘,「嗯…不……媽媽在等我們吃飯……」

  「我們快一點就好…」布魯也在他身後粗糙地呼吸著,然而聲音卻仍然不可思議地輕柔和低沉,使約彌心跳加速。

  身後傳來拉下褲鍊的聲音,內褲被扯下,然後熟悉的體溫貼上,布魯把褲子褪到膝間,已經勃起的性器在約彌的股間摩擦著。

  然後,約彌感到自己被慢慢撐開。

  「唔唔、痛…」他用力咬著唇不讓自己叫出聲來。為了避免弄髒衣服,這次布魯用的潤滑劑比較少,加上一般時間沒做,所以進入時有點困難。

  「噓…放輕鬆…」布魯一邊輕聲哄著,一邊加把勁揉搓對方的性器,分散他的注意力。

  「呼,呼…」約彌只能大口大口地喘息。

  熱辣辣的感覺從後方傳來,久違的衝擊感讓他有點目眩,但被填滿的充實感卻使人懷念。

  時間緊逼,布魯停下幾秒讓他稍微習慣一下後,便迅速抽插起來。

  隨著強而有力的動作,甜美的快感迅速傳遍了全身,約彌眸半閉,神色恍惚地承受著對方的衝刺。

  兩人的喘息聲在小小的空間中迴蕩著。

  「…不行了…!」沒一會兒,約彌猛然吸氣,體液噴得布魯滿手都是。

  「哎唷,這可不能滴到衣服上喔,不然會被媽媽發現的。」他邪惡地低聲說,然後抽出變得黏答答的手,「嘖嘖,這次的量真多。」

  「你別太過份喔…」金髮少年回頭瞪了他一眼,扭動著身體擠壓著布魯的性器。

  布魯低哼了聲,他隨即感到一股熱流噴灑在體內。

  在驚覺對方做了甚麼後,醒悟過來的約彌不由得低咒了聲,「該死,你怎麼就這樣射在裏面了?!」

  「本來我是想拔出來才射啦,可是剛才約彌你的下面吸得我這麼緊,害我一時忍不住就…」他無辜地回答。

  「現在哪來的時間清理啊!」金髮少年抱著腦袋呻吟,剛才沒想到這層結果…事情弄到如此地步他自己也該負一部分責任。

  「不想東西流出來弄溼褲子的話,可以試試用這個?」布魯不知從哪兒掏出一個…肛栓?!

  約彌磨牙,這傢伙絕~對是早有預謀的!因為他不太想用道具就設個圈套逼他就範!!

  可是現在這情況他是不能不用,不然待會一時沒留神在褲上留下甚麼溼跡被媽媽發現的話,他大概會羞恥到想自殺的。

  「布魯你好樣的!」約彌從牙縫中擠出話來,銀髮男子只是笑著把東西插進他仍然溼潤的後穴,直到肛栓完全沒入體內為止。

  放鬆的肌肉溫馴地吞下粗大的硬物,強烈的異樣感使他再次喘息著,一想到使自己興奮起來的是一件死物,約彌使不由得感到格外羞恥。

  「這感覺還不吧?」用皮帶把道具固定好後,布魯整理好兩人的衣服,吻了吻對方的雙唇。

  移動時,肛栓在體肉翻攪著,傳來一陣微妙的快感,金髮少年不由得低低呻吟了聲,發出類似欲求不滿的聲音。

  「今晚稍後……我再來滿足你。」他的手輕輕擦過約彌那被濡溼的唇。

  「別說到我像色情狂一樣!這一切還不是你害的?」約彌張口啃著送上門的手指洩憤。

  「可是約彌你不也很愉快嘛。」布魯另一隻手彈了彈他的褲檔。

  「!!」

  雖說外表看不出來,但被皮帶固定在雙腿之間的陰莖確實亢奮起來了,被皮帶勒得發疼。

  此時此刻約彌困窘得只想找個洞鑽進去。


  (tbc)



========================================================



因為看著很RP,所以把機械人廣告也存下來了(死)


童貞の男の子って最高♪
アタシが初めての人ってだけで最高に嬉しい♪♪♪独占欲みたいな?(^^)
一生懸命腰振ってる姿を見ると☆キュン☆ってなるし(・∀・)エヘヘ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DM










仔貓 2
甜甜私房貓
フラッシュ クロック 「幻の庭。鬼灯」
最近の記事
文章分類
月別アーカイブ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