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老人猫的喃喃自語

最近迷上地球へ…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地球…] 傳說之後、二 

二、疑問

「蘇珊女士……」儀式過後,凱文急忙離開方舟,追上在中庭漫步的紅髮女子。

「怎麼了,索迦‧艾力克?」她傳過身,把長長的頭髮塞進耳後,一雙深邃的藍眼慈愛地看著他。的確,對她來說,一百歲的凱文可以當她的曾孫有餘了。 「當初你繼位時也感到那股思念麼?」雖然有些唐突,但問題還是忍不住衝口而出,這時他只想跟有同樣經驗的人好好訴說一下。

「嗯,每任的索迦都會感受到…經歷這樣的衝擊。」像是想到甚麼似的,她微微笑開了,以過來人的身份回答。

「那是多麼美麗的星球啊…」灰髮男子忍不住撫上助聽器,彷彿那樣做就可以抓住回憶中的美景。幼時對傳說中人類的母星朦朧的好奇與憧憬,此時已蛻變為強烈的渴望。「為甚麼、為甚麼這些年來我們也不回去看一看呢?——回去我們祖先誕生的地方,回地球去…」

沒有回答,蘇珊只是招了招手,要凱文跟她一起到亭子坐下。

「就算回去又怎樣呢?」凝視著前方,前任索迦的橘色披風配上紅色的頭髮,看起來就像快要燃盡的火燄。「她已不復美麗的模樣,我們的祖先,把養育了自己的星球破壞殆盡。」

撂上膝上的雙手,因痛苦而緊握著。

凱文可以感受到驚愕和失望穿越數萬年的時空,與她的思念交匯共鳴著。

他不由得緊緊抓住雙臂。

傳說,索迦‧辛為了找出人類與繆共同生存的方法,以戰爭為手段向地球突進,結果在他們眼前出現的,是一顆接滿機械的垂死之星。

不祥的血紅色大氣層,呈沙漠化的土黃色大地,混濁的暗藍色海水,散發著絕望的氣息。

『這就是布魯不惜生命追求的行星麼?』有著一頭燦爛的金髮,如太陽一樣耀眼的繆之長,在乍見地球垂死的模樣時如受傷的困獸一樣悲嘯。

就算已經過了這麼悠長的時間,但那殘存的痛仍強烈得像要把人撕裂。

「『就算無法改變過去,我們也能夠創造未來。』」引用索迦‧辛的說話,他嘆息著說,「現在人們已走出過去的錯誤,是彌補過失的時候了。」

「可惜當時的情況不由得索迦‧托尼這樣想。」蘇珊輕輕閉上眼睛。

托尼是歷任索迦中最特出的人物。在流傳下來的畫像中,可以看到他身穿迥異於其他索迦的深色系服飾:酒紅色和色為主調的衣服,配以墨色披風。一頭鬈曲的橙紅長髮在他身後狂亂地翻滾著,同色系的雙眼直視前方,抿緊的唇決絕而堅毅。光是看上一眼,冰冷的肅殺氣息便逼人而來。

他的強大使同伴畏懼,他的強勢使人們心折,在人類剛脫離 SD 體制的迷惘期中,他的存在起了指標性的作用。

在駛離死寂的地球之後,托尼便把有關地球的資料一一毀去,為了堅定人們捨棄過去,尋求全新未來的決心,

『不能讓人類有再次依 Mother 的機會。』

第三任索迦殘留在助聽器上對地球的思念不多,更多的是對索迦‧辛留在地球上的不捨,以及對一路以來犧牲性命的同伴的哀痛。

不能再回想下去了。

凱文猛地按住隱隱作痛的頭,那些強烈的情感有點超出負荷了。

史書對這段時期只用幾句話淡淡帶過,但實際上經歷過的人們心中留下的刻痕可遠超於此。

「…這種感覺好奇怪,」在不適感漸漸消退後,灰髮男子開口說道,「明知道那是對的,但我還是不由自主的怨恨著下這種決定的托尼。」

「就算地球現在變成怎樣也無關重要了,卻還是不能不想著回去。」蘇珊靜靜地同意,臉上劃過一行淚水,「不管是想補償也好,甚麼也好,我只是想親眼看地球一眼…」

說罷,紅髮女子抬起佈滿細紋的雙眼,以渴望的神情凝視投映在天幕上的無盡星空。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DM










仔貓 2
甜甜私房貓
フラッシュ クロック 「幻の庭。鬼灯」
最近の記事
文章分類
月別アーカイブ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