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老人猫的喃喃自語

最近迷上地球へ…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地球へ…〕 見家長?下篇 

  *警告請找上篇。
  *還是那句,慎入。


     




  「怎麼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約彌?」瑪莉亞疑惑地問。

  「呃、那個…」他抬起頭,囁嚅著不知該說甚麼。剛剛從洗手間到飯廳對金髮少年來說不啻是一場甜美的折磨,現在安頓在在椅上,那種彷彿把體內的東西推到更深處的感覺更使他坐立不安。

  「大概在惦掛著我帶給他的新『遊戲』吧。」布魯若有所指地回答。

  冷靜!約彌你要冷靜!!

  捏緊手中的碗筷,他拚命阻止臉上的紅潮擴散。

  「你看這孩子多可愛,被說中心事後就變得害羞起來呢ˇ」媽媽好像覺得很有趣似的輕笑出聲。

  才不是啦!!

  約彌壓下掀桌大吼的衝動,因性緒激動而緊繃的身體格外能感受到某東西的存在,提醒他還是不要輕舉妄動比較好。

  結果只好低頭悶聲吃飯。

  「剛才洗手洗這麼久,其實是跑了去玩新遊戲吧?」髮女子瞪大眼睛教訓道,「這樣不行的喔,媽媽可是等著大家吃飯的。要玩就吃完飯才好好的玩,玩上一整晚媽媽也不會管喔!」

  聽到她這麼說,約彌差點把口中的飯都噴出來。

  冷靜!約彌你要冷靜!!

  他第一次覺得媽媽親手做的飯是如此難以下咽,她是不是知道了甚麼才這樣說的啊啊啊啊啊———————

  金髮少年不禁在心中吶喊著。

  「嗯對啊,待會我們才慢慢的~仔細的~把『遊戲』重新跑一次吧。」布魯笑著附和,雙眼閃爍著邪惡的光芒。

  約彌微微一震,感到有些甚麼在輕輕摩擦他的小腿。

  好一會兒後,他才意識到那是銀髮男人的腳。

  布魯表面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但桌下的動作卻愈來愈過份,腳慢慢的沿著小腿向上,撩著約彌的大腿內側。

  他拿著飯碗,在椅上微微扭動著身體,試圖躲開魔「爪」,心中不停咒罵著對方。

  被這樣弄下去,他絕對會……!

  「我、我吃飽了!」約彌砰然放下飯碗,猛然拉開椅子往樓上衝。

  「約彌~想玩新遊戲也不用這麼趕的!!」媽媽在後面不滿地喊道。

  「媽媽您就原諒他一次吧,這遊戲他盼了很久,大概已經急不及待吧?」布魯微笑著安撫道,動態視力不錯的他正好捕捉到約彌微微鼓起的褲檔,以及發紅的耳根。


  ~*~*~*~


  約彌跑到一半便感到有點吃不消,肛栓隨著他的動作在體內衝直撞,直沖腦門的快感使他腳下一軟,跪坐在梯間喘息著。

  身後傳來腳步聲,熟悉的體溫覆上背部,戀人低沉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

  「還未到房間就已經受不了嗎?」大概看到他情動的樣子也快忍不住了吧?除了一開始的調笑,這次布魯倒很乾脆地攬住金髮少年的腰,半抱半扶的往約彌的寢室進發。

  一關上房門,兩人便在地上滾作一團。約彌的眼泛著一層水氣,長褲褪到一半便急不及待地試圖用顫抖的手指解開束縛著下半身的皮帶,布魯則一邊脫著衣服,一邊瞅著對方笨拙的動作。

  「你、你在看甚麼啊!」金髮少年老羞成怒地低嚷著。

  「我可愛的約彌難得在當眾表演,怎麼可以錯過?」扯掉身上的襯衫,他的視線故意往對方的性器打轉。

  兩根細皮帶勒進約彌的臀縫,經過會陰,在陰莖上交叉纏繞著,最後固定在腰帶前端。

  經過剛才一番折騰,被壓制在雙腿之間的勃起已微微發紅,流著汁液的前端矛人一種楚楚可憐的感覺。

  金髮少年沒有心力去在意對方的目光,迅速地鬆了綁,現在他只想讓自己過得舒服點而已。退一步來說,該做的不該做的意想不到的事幾乎都跟那傢伙做過,這點小事就不需要在意了。

  「呼…」約彌如釋重負地鬆一口氣,雙手像有自己的意識似的,抓著已經興奮到發疼的性器官上下套弄著。「唔嗯…」他咬著嘴唇,胸部激烈地起伏著,手下的動作愈來愈快,力度愈來愈大……隨著一聲低叫,白濁的體液在空中劃出了優美的弧度,噴灑在地板上。

  就連布魯的身上也被濺到幾滴,他用手指沾了點放進嘴中吸啜著。「好像比上次更甜了。」好一會兒後認真地評論道。

  「別又在信口開河了!!」本來約彌覺得在布魯面前自慰也沒甚麼,但被他這樣一說,便莫名其妙地害羞起來。

  「哪有。」看著戀人的臉浮起兩團紅暈,銀髮男子輕笑出聲,然後一把拉起對方,轉移陣地到鬆軟的大床上。

  「喂、你別…唔啊……」還未說完便被摔了上去,約彌不由得低哼了聲,體內的肛栓幾經顛波,似乎插得更深了。

  「對不起,我忘記了剛才沒把東西拿出來喔。」他毫無誠意地道歉。

  「該死,你這傢伙是故意的!!」金髮少年瞪大眼睛,咬牙切齒地指控道。

  「啊啦,別這麼生氣嘛ˇ」布魯吻了吻對方的唇。其實他自己也不想的,但是約彌生氣的樣子太可愛了,使他忍不住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負,「我這就替你拿出來…」

  「!!!」體內的異物被迅速地抽出,讓約彌大吃一驚。他本來以為對方會好好逗弄自己一番才動手,這麼乾脆實在不符合布魯的性格。

  果不期然,下一秒的強大衝擊感讓他低喊出聲。

  「約彌別叫太大聲,小心媽媽在樓下聽見喔!」性器迅速沒入少年的體內,布魯貼著他的背部,在他的耳邊邪惡地提醒。

  「你…嗚嗯……」本來想像往常一樣抱怨,聽到對方的說話才記起現在身處的地點,約彌急忙用手掩住嘴巴。

  布魯抓著他的腰,輕輕擺動著身體,每次進出的角度都微妙地不同。快感緩緩地在體內擴散,他的速度和動作溫柔得使約彌心癢難耐。

  「快點…再快點啊!!」金髮少年把呻吟聲都悶在枕頭中,只有夾雜著說話的叫喊聲隱約可聞。

  「可是我累了~人老了腰力有點不濟啦…」他停下動作,唉聲嘆氣道。

  明明才大他一年,不要因為長著滿頭銀髮有著一身老人習慣就說自己很老好不好??剛剛玩得最嗨的又是誰啊?!

  這!分明是借口!!

  約彌在心中吶喊著,但布魯大爺不肯動他也沒辦法。

  「不如你自己來?」他居然就這樣退出來,誇張地倒在床上?!

  可惡,這才他的目的所在吧!!

  「這把戲你玩不厭的嗎…」約彌咬了咬嘴唇,轉頭瞪著舒服地躺在床上的戀人。明明在辦公室中就常常在椅上…布魯真是樂此不疲。

  「因為這樣可以清楚看到約彌沉溺在欲望中不能自己的樣子啊,」布魯側身抱著約彌的腰,手指曖昧地上下滑動著,「五官因快感而扭曲著,雙腿大張的跨坐在我上面狂亂地晃動身體…這麼養眼怎麼會厭呢?」

  「…不用描述得這麼詳細!!」雖然擺出一副生氣的樣子,但微揚的嘴角洩露了金髮少年的真實情緒。是說,聽到戀人毫不吝嗇的贊美,又有誰會不高興呢?

  他撐起身子,勉力移動發軟的雙腿顫魏魏地跨了上去。

  布魯瞇起眼睛,感到自己的性器再次被那溫暖而緊窒的地方吞沒,不由得粗聲喘息著。

  由於已經被操弄了好一段時間,約彌的後穴已經放鬆且溼潤,所以進入得很是順利。他仰起頭,身體形成優美的曲線,雙手撐在兩旁緩緩降下,姿態撩人。

  金髮少年的胸膛猛烈起伏著,布魯的目光被那緋紅的突起所吸引,不禁伸手輕輕揉捏,換來幾記含羞怒視。

  隨著約彌上下移動,半勃的性器在眼前晃動著,他一邊享受著被服務的快感,一邊也不忘逗弄那活躍的小東西。

  它的尖端有著粉嫩的色澤,不時從滑動的包皮中露出來,布魯的手指輕輕繞著那兒打轉,愉快地察覺到戀人的呼吸變得急促。接著,他的手貼著軀幹圍成圈狀,一下下的套弄著。

  可惜距離太遠了,不然舔一舔的話會興奮到射出來吧?銀髮男子心中冒出這樣的念頭,後知後覺地發現約彌渾身顫抖著,離高潮只差一步。

  他條件反射地收緊手指。

  「痛!你是怎麼啦?!」約彌皺著一張臉,手指把被單扭成一團。

  「不可以偷跑喔。」布魯以笑容掩飾剛才的失誤。開玩笑,夜還很長呢,可不能這麼快便沒戲唱。「要先讓我滿意才行呦,約彌。」

  「變態…」金髮少年帶著哭音說,被對方這麼一捏,便在剎那間從天堂掉到地獄。

  「快動吧。」他伸手拍了拍約彌的屁股,朝上頂了頂。

  「嗯…可惡……」布魯的陰莖精準地在前列腺附近一擦而過,輕易地勾起了他的情欲。

  可是不甘心就這樣被對方玩弄在手心之中,約彌深吸一口氣定下神來,心中迅速地思索著情勢逆轉的方法。

  最後決定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他再次上下移動著臀部,規律地以肌肉擠壓著對方的性器,使出渾身解數企圖讓布魯在短時間為內到達極限。

  然‧後‧狠‧狠‧地‧夾‧到‧他‧軟‧掉!

  可惜,事實不如他所想像的簡單。

  「呼哈……」經過一番劇烈的運動,約彌的肌膚上滲出一層薄汗,陣陣酥麻的快感沿著脊骨湧上,而且布魯這次配合著他的節奏為他打手槍,更使快感隱定地累積到一個新的高度,使他欲罷不能。

  「…來吧,我們一起…」當約彌還在掙扎著好不好下手時,對方已驟然加快手中的動作,他只感覺眼前白光一閃,便陷入了無限樂的忘我境界。

  稍微回過神時,金髮少年只感到後穴注滿滾燙的精液,前面白濁的體液噴了布魯滿腹,虛軟疲憊的身體連一根手指也不想動,只有剛剛體驗到的強烈快感蝕刻在記憶中。

  他任由布魯把自己放到床上,剛沾上枕頭眼皮便自動自發的往下掉。

  『下一次…一定…』

  這是他陷人沉睡之前最後的念頭。



  en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DM










仔貓 2
甜甜私房貓
フラッシュ クロック 「幻の庭。鬼灯」
最近の記事
文章分類
月別アーカイブ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