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老人猫的喃喃自語

最近迷上地球へ…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地球へ…] 香園01 - 謊言說一百遍會成為真理 

  注意:

  *這篇是BJ

  *設定沿用特典CD「私立香格里拉學園」

  *時間約為約彌一年級的大半學期後

  *輔導級



  「我喜歡你。」

  起初,布魯這樣說是為了好玩。

  每次對約彌這樣說,他都會被嚇到腦袋當機,然後氣急敗壞地抗議。

  一雙瞳因激動而泛著水氣,雙頰染上一抹羞憤的微紅,緊握成拳的雙手揮舞著,非常有活力。

  但聽了一段日子之後,則見怪不怪地挑眉,拿起一份未批改的文件,面不改容地睨著他說:「喜歡我就幫我搞定這堆文件啊混蛋。」

  「你不是吐糟屬性的嗎?怎麼學神樂的語氣說話,要學都學新八機吧?!」合上新一期的《少年JUMP》,銀髮的前索迦在青之間的地鋪上滾動著。

  「到現在還未從《JUMP》畢業,你以為你是銀時嗎?」約彌手上的文件又翻過一頁,這是甚麼請款通知啊寫得不清不楚的。

  布魯無聊地拉過抱枕,笑嘻嘻地回答,「男人到死時內心仍是少年啊,看《JUMP》有甚麼不對。」

  「明明就是個喜歡喝茶、吃脆餅、聽落語的老人,就不要在這兒裝少年了。」他沒耐性再看下去,便把文件隨手丟到退回箱。

  「喜歡你呦。」某個翹補課的人整個人呈大字形攤在地上。

  「那麼幫我把這個拿給里奧。」金髮少年頭也不抬地指了指裝滿文件的籃子。

  因此,沒有察覺到對方已迅速地爬起身,來到自己前面。

  冷不防被挑起下巴,然後眼前一暗。

  「…喜歡…」熟悉的詞語染沒在相貼的唇間。

  嘴上傳來舌頭溼滑的觸感,既柔軟又灼熱,約彌下意識的想後退,但是頭部被布魯的雙手牢牢扣住,只能任由對方肆虐。

  原先只是看到金髮少年久違地被氣得跳腳的樣子,但對方的唇出乎意料的柔軟,微微張開好像在邀請他更加深入似的,感覺竟誘人非常。

  布魯向來不知道「客氣」兩個字怎麼寫。

  於是他便遵從本能,放棄本來一點而過的打算,逐漸深入。

  先是輕輕地啃咬下唇,然後緩慢地吸吮著,開始探索口腔內部,掠過牙齦後便捲上對方來不及反應的舌頭,曖昧地摩擦著。

  約彌被他的動作嚇呆了,那宛如求歡的動作使他渾身起雞皮疙瘩,但在身體流竄的熱流實在難以用「感覺噁心」來說服自己。迷糊間他覺得自己被融化了,只能癱在椅子上被動地承受著一切。

  忽然,胸部傳來指尖微涼的觸感,對方的手探進襯衫下面來回探索著,還有繼續向下的趨勢。在這時,金髮少年才猛然意識到,再這樣下去的話自己處境不妙。

  「…住、住手!」由於兩人之間其實隔著一張桌子,約彌用腳一蹬,有滾輪的椅子便向後退去,輕易地脫離對方的掌握。

  無力地抓著扶手,他急促地喘息著,驚魂未定地瞪著布魯。

  後者無辜地回望著,意猶未盡地舔了舔嘴唇。

  少年的滋味比想像中甜美,簡直使人不想放手,如果能據為己有的話就好了。

  布魯的目光從那水淋淋的眼,被吻到微微紅腫的嘴唇,汗溼的白襯衫下約隱約現的乳頭,落到支起了帳蓬的褲檔上。

  然後微笑。

  「你瘋了嗎?!」看著那意味不明的笑容,約彌打了個冷顫,然後總算回過神來。莫名的恐慌使他像按下了開關似的大喊大叫著,彷彿被猛獸盯上的動物一樣虛張聲勢,「我是男的!吻下去不覺得噁心的嗎!!」一邊用手背胡亂抹掉剛才從嘴角流下的唾液。

  「不會,因為我喜歡你啊。」布魯從容地繞過辦公室,輕鬆地把來不及逃走的金髮少年困在椅中。

  「別再開玩笑了!這話說了大半學期也不厭煩嗎?」溫熱的氣息噴在耳垂,他不自在地轉過頭躲開。

  銀髮男子伸出舌頭舔了舔那快燒紅的耳殼,「…你有聽說過,『謊言說一百遍會成為真理』麼?」

  「…我只聽說過甚麼叫放羊的孩子。」約彌好不容易才想起自己一向的職責:吐糟。

  「可是別忘了,放羊的孩子最後說的是實‧話的呦ˇ」布魯笑瞇瞇地說,「如果你不相信的話,我可以證明給你看喔…」

  「我、我相信就是!!」看見對方的頭愈湊愈前,他慌忙地說。

  「那就更要證明一下啦~~」布魯愉快地扯開約彌的襯衫。

  「才剛剛告白完,進展太快了吧你!!」約彌試圖阻止對方亂摸。

  「因為我心裏很不踏實啊,要生米煮成熟飯後才安樂。」手已經突破對方的防禦,開始解開褲頭鈕。

  「別碰那兒…嗯啊…你有沒有在聽的……」直接的刺激使快感飆升,他扭動著身體,喘息著抗議。

  「沒有~ˇ」

  「不要裝作聽不見啊,混蛋!」

  「嗯,霸王強上弓真要不得啊。」

  第三者的聲音倏地在辦公室出現,布魯停下手和鬆了一口氣的約彌往聲源望,看見一個金髮女子在桌子的另一邊津津有味地看著,手邊還放著爆米花。

  「啊啊啊啊啊!!」差點被強上卻覺得滿舒服的自我厭惡感和被撞見的羞恥感衝擊著金髮少年的神經,使他以平日三倍的力量和速度推開布魯,衣衫不整地衝出青之間。

  「你不打算追上去嗎?」她氣定神地問,一點也沒有撞破別人好事而不好意思的感覺。

  「雖然俗語有云『烈女怕纏郎』,但過於窮追不捨會惹人反感啊。」布魯重新倒在地鋪上滾動著,抱著枕頭喃喃抱怨,「…說起來,剛剛是誰打斷我啊?」

  「啊啦,你沒聽過『強扭的瓜不甜』嗎?」菲西斯甜甜地笑著,「為了能摘下最甜美的果實,只能請你現在忍耐一下喔!」

  「嘖…」扁嘴。

  「只是我想不到你喜歡這類型呢,以前你不是老是嚷著要把上個真正的氣質大美女嗎?」她調侃道。

  「謊言說一百遍會變成真理啊。」他只是笑著回答。

  如果是開玩笑,又怎麼會不厭其煩地說上一次又一次呢?


  en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DM










仔貓 2
甜甜私房貓
フラッシュ クロック 「幻の庭。鬼灯」
最近の記事
文章分類
月別アーカイブ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