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老人猫的喃喃自語

最近迷上地球へ…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地球群紀錄] KM cos - 感冒 

終於看到了不血腥腥的 KM cos 了!!(感動)
阿兔貢獻出的 idea 本來很惡搞但兩位演起來好溫馨好萌啊=w=
所以涼風和阿青其實能作多方位發展的吧XXDDDDDD


CAST:
キース→涼風
マツカ→青
(非常安全的全年齡向!!!!!!!!!)








キース:
“…………”
頭有點痛。

伸手去取咖啡杯,把還沒有冷的咖啡一口氣喝了下去。
“…………?”
這麼說來,喉嚨也在隱隱作痛。
這難道是……所謂的感冒?
說起來、上次去看薩姆的時候,因為瑪茨卡那傢夥看到雪很高興,就在外面走了很久

是那個時候著的涼吧。

沒有辦法……先把手裏的工作做完,然後吃個藥睡一會好了。
這麼想著,我繼續處理桌上的檔。

マツカ:
(敲門)
“マツカ,進来了”

キース:
“嗯。”(沒有抬頭)

マツカ:
“这是本月軍隊預算的報告書,请您過目”

(把文件端正地放在桌子上)

キース:
“啊啊,就放在那邊吧。”(依然沒抬頭)

マツカ:
(“……キース?”)
(偷偷看着キース的臉色)
(“今天心情不太好嗎……還是……”)

キース:
“…………你在做什麼?”(抬眼看)

マツカ:
(嚇到)“?!沒,沒有……”

(條件反射般地退到一邊)

キース:
“很的话就幫我做點事。”(視線轉回檔上。)

(啊,果然還是頭痛。感冒真是麻煩哪)

マツカ:
(“果然是心情不太好嗎……不過好像臉色很差”)

“什,什麼事”

キース:
“去醫療組那邊取點感冒藥來。立刻見效的那種。”

マツカ:
“!
那個,您……感冒了嗎??”

キース:
“……”
(抬頭看了マツカ一眼)
“感冒怎麼了嗎?”

マツカ:
“沒……沒什麼!我馬上就去”
(飛快地跑了出去)

キース:
“……”
(繼續低頭看檔)

キース:
說起來、マツカ不也在外面走了那麼久嗎。

キース:
果然還是體質問題?
(認真地開始考慮最近是不是鍛鍊太少)

マツカ:
(“……怪不得從今天早上就一直有點不對勁”)
(“キース那種人……不到受不了的時候是不會說的”)
(“沒事吧……キース……”)

(在走廊上跑著,不停地撞到人)“……啊!對不起……”

(快到目的地了,放慢了腳步)
“呼……被キース看到的話,又要被斥責沒有軍人的儀態了吧”

“我還真是什麼事也幹不好呢”
“軍隊的事情也是……キース的事情……也是……”
(腳下一滑摔倒了)“呀啊!!”
(扶著牆站起來)“好痛 TvT”
“還好沒人看見……又不是小孩子了走平地還會摔倒- -”

(整理衣服)“還是快去拿藥吧。”
(拿藥回來,順便去倒了熱水,敲門)

“マツカ進來了……”

キース:
“進來。”(檔已經處理完了)

マツカ:
(把水和藥放在桌子上,很擔心地看著キース的臉色)

キース:
(把藥放到嘴裏,和水一起吞下去)
(看到マツカ盯著自己看)

“……又怎麼了?”

マツカ:
“!!沒,沒事……我只是在想您還是不舒服嗎……”


キース:
“………………”
(眯起了眼睛)

マツカ:
“キ,キース……?”

キース:
“我可以把你方才的發言理解成在擔心我嗎?怪物也會擔心別人啊?”

マツカ:
“……”
“……還是不舒服的話,今天要不要先回去……”

キース:
“……好吧。”(起身)
“回家吧,你去開車。——不要半路撞到電線桿上就好。”


マツカ:
“……是,是的!!”

(轉身跑出去,一下子撞到了門框上)“嗚啊!!!”

キース:
“………………”

マツカ:
(疼的眼淚都流出來了)“——,”

キース:
(起身走過去)
“這點事都做不好……稍微冷靜點好麼。”
(打開門先走了出去)

マツカ:
(捂著半邊臉)“對,對不起!……我馬上……”

キース:
(頭也不回)
“動作快。”

マツカ:
(快步跟了上去)“……是……”


─場景在KISS先生的家─


マツカ:
(開門)“請先在沙發上坐一會……我馬上去鋪床”

キース:
“去吧。”(自己把衣服掛起來)

マツカ:
(擔心地看著キース)“那個……您現在感覺好些了麼”

キース:
“…………”
“哦呀。今天話特別多嘛。”(冷笑)
“有這點時間的話,快點去做我要你做的事還比較好。”

マツカ:
(低頭)“不,不是的……只是……”
“……是。”(轉身離開)

キース:
“……”
(看了一眼マツカ的背影)

(就算被這麼說也沒有怨言啊。)

マツカ:
(胸口好難受……被他說了的緣故嗎)
(平時應該已經習慣了的才對)
(總覺得這傢夥的個性很難理解……算了,反正也不管我的事。)
(不過……只有今天,這種時候……)
(特別不想被他……這樣對待啊……)
(默默地鋪床)

キース:
(換好睡衣走到自己的房間裏,看到マツカ還在鋪床)
(皺眉)“鋪個床也要那麼久?”

マツカ:
(突然看到キース嚇一跳)“——!馬,馬上就好……”
(慌慌張張地把枕頭放平)
(走過來的時候被床角絆到,華麗地撲倒了)“啊啊!!!”

キース:
“……………………”

マツカ:
“對……對不起……”

キース:
“雖然已經看習慣了,可是你今天還真是特別沒用啊。”
“撞到頭了嗎?”

マツカ:
(慢慢爬起來)“是,是的……不,沒有!”

キース:
“……算了。看到你真是會添不必要的疲勞。”
“下去吧。”

マツカ:
(咬著嘴唇)“對不起……”
(靜靜地退了出去)

キース:
“……”

マツカ:
(走到餐廳坐下來,伏在餐桌上,把臉埋進手臂裏)
(“我真的是……很沒用啊……”)
(不知為什麼很想哭)
(“キース……”)
(“我什麼也不能為你做嗎……”)
(“工作的事情也是……你自己的事情也是……
就連這種時候也是……”)
(抬起臉來眨眨眼擦掉快要流出來的眼淚)“這樣下去可不行。打起精神來”
“時間不早了,得給キース做些吃的才行”
(往廚房走,撞到好幾把椅子)“痛……TvT”
(把椅子扶好)“今天到底是怎麼了。真的不夠冷靜嗎”
(閉眼深呼吸)“冷靜一點,冷靜一點,沒關係的”
“越是在意他說的話反而會更糟糕……現在不是管那些事情的時間啊”
(打開冰箱的門,發現只有麥片)
(皺眉)“キース他……不會一天到晚只吃這個的吧”
“真是的,這傢夥是怎麼活到現在的啊”

(一邊想著下次要提醒他買別的東西,把麥片倒進鍋裏點上火)
(看到鍋裏冒起煙,忽然反應過來)“啊啊!我在幹什麼!!!”
(手忙腳亂地把火關掉)
(把額頭貼在冰冷的牆壁上)“我……這是在幹什麼啊……”


キース:
“………………”
藥果然很有效。稍微出了一點汗,喉嚨的疼痛減輕了。
用手擋住眼睛。我睡了多久啊?看天色應該還不晚……
總覺得從哪里傳來了細微的響動。是マツカ那傢伙在做什麼嗎……?
早知道應該叫他不要管我自己去吃飯的。
這傢夥今天這麼粗心,別把房子拆了就好。
算了、擔心也沒用。——再睡一下吧……


マツカ:
(感覺到臉上很熱,是因為犯了太多低級錯誤而羞愧麼)
(打開水龍頭用冷水洗臉)“冷靜一點……不要那麼慌慌張張的……”
(關上了水龍頭。冷水順著打濕的頭髮滴落下來)
“呼……這下好了吧……”
(閉眼深呼吸)“……重新來一次。”
(洗了鍋後放入適量的水,重新放上麥片)
(這次很順利地成功了)
(“蜂蜜和牛奶都沒有啊……只有這樣子了”)
(看表)“水開以後五分鐘……稍等一陣子吧”
(忽然覺得很累,坐到了椅子上)
“才做了這麼點事就累成這樣了麼……呼”
(明明還不是很晚……為什麼會感到困呢)

“現在還不能睡……不能睡……”

(水不會那麼快就開的……稍微休息一下應該沒關係吧)
(趴在了桌子上)

“キース……”

(夢裏還是那個熟悉的身影)
(一直在自己的前面走著,一步也沒有停留)
(還是說……根本就不知道要怎麼停下來呢)
(拼命地伸出手去,但距離實在是太過遙遠)
(——不要從後面接近我)
(“……キース。”)
(本能地感覺到危險)“キース!!”
(睜開眼,發現粥溢了出來,火已經被撲滅了)“……!!!”
(沖過去把火關掉)

“哈啊……還好趕上了……”

(看著灶臺上的慘狀,頭疼了起來……是心理作用嗎)
“今天還真是……不幸的一天啊……|||||||||”
“總之先把粥送過去吧”
(為了不要再犯錯,很小心地從碗架上拿出了碗)
(很小心地放在桌子上)
(很小心地取下盛湯的勺子)
(很小心地轉過身……忽然身體搖晃了一下)
(本能地向後靠到碗架上,所有的碗全部扣下來)


キース:
“——?!!!”


マツカ:
(“不好……”)


キース:
聽到了巨大的聲響,條件反射地從床上跳了起來。
———敵襲?!


マツカ:
(摔太多次已經感覺不到痛了,麻木地扶著椅子爬起來)

キース:
不對——明明是在自己的家裏……


マツカ:
(“啊,對不起”)

キース:
那聲響的源頭、貌似……是廚房的方向。

マツカ:
(毫無感想地看著滿地的碎片)

キース:
拉開門向廚房走去

マツカ:
(連反省的力氣都沒有了,看著地面發呆)

キース:
打開了廚房的門——

キース:
“………………………………”
嗚哇,預想以上的慘狀
“你又怎麼了,マツカ?”

マツカ:
(抬起頭來看著キース)“啊,キース,你好些了麼”
(說話的聲音好像是從自己以外的地方傳來的)

キース:
“……我覺得有事的是你才對吧?怎麼了,頂著那種死人臉。”

マツカ:
(好像連習慣性的害怕都沒力氣了)

キース:
啊啊,真是沒有辦法。連罵人都覺得麻煩了。

マツカ:
“任務失敗了,十分抱歉”

キース:
“總之先站起來。別踩到碎片。”
“——啊?”
不對頭。這傢夥絕對是哪里不對了
“マツカ?”


マツカ:
(機械地爬起來)“對不起”


キース:
“…………”

マツカ:
(我在幹什麼……)

キース:
上下打量了一下マツカ

マツカ:
(好像是想要幫キース做點事)

キース:
好象沒有什麼地方在流血

マツカ:
(不過好像給他添了更大的麻煩)
(啊啊……我真是什麼事情都做不好)

キース:
“算了。沒告訴你不要動是我不好。”
“你去客廳坐著吧。這邊我來收拾。”
(向マツカ走過去)

マツカ:
(看著キース烏雲密佈的臉,這一次真的是單純地很想哭)
“是”
(安靜地從キース身邊穿過,走了出去)

キース:
(蹲下來收拾地上碗的殘骸)
(……摔得還真是華麗。那傢夥是認真想給我添亂的嗎?)
“……?”

マツカ:
(不管被你說成是怎樣……)
(我只是不想看到你,那個樣子)

キース:
(在碗的碎片裏發現了奇怪的粘稠物體。……麥片?)
(說起來,鍋子好象也……啊,果然焦了。那傢夥是想燒東西吃嗎?)
(有這麼餓嗎。早知道真的應該交代他先去吃飯的)
(把碗的碎片統統揀起來丟進垃圾桶。接著把焦掉的鍋子放到水池裏沖)

マツカ:
(緩慢地往前走)

キース:
(焦成這樣大概要用擦的了……真是。)

マツカ:
(胸口很痛,呼吸都覺得困難,手按在了胸前)

キース:
(說起來,好象有點奇怪……那傢伙應該不是完全不會做家事的啊?)
(不,應該是還蠻拿手的才對。)

マツカ:
(就算只有一點點也好——)
(我還是,想保護你的啊)

キース:
(今天是怎麼了嗎……確實不大對勁啊。)

マツカ:
(不知為何淚水模糊了視線)“可是啊。我就是這麼沒用”
“對不起哦。”
(倒了下去)

キース:
(一邊想著事情一邊大致把廚房整理了一下)
(是做了事情的緣故嗎?精神似乎變好了。)
“……這就是所謂另類治療方法嗎。”
這樣子自嘲了一下,拉開門走向客廳。
“マツカ”
…………?
沒有回答。沒聽到嗎?
“マツカ?”

(走到客廳裏,四處看了一下):
(發現了倒在地上的マツカ
“———!”
“……マツカ?!”
快步走到マツカ身邊,把他抱起來放到沙發上
(仔細地用手試了下マツカ皮膚的溫度。然後聽了一下心跳情況)
——這是……發燒了嗎?
果然……就知道他今天哪里不對。
看來那麼冷的天氣去外面散步果然對身體不好……

“マツカ、醒一醒!”
稍微用力搖晃他的身體

マツカ:
(微微睜開眼)“……キース?”
(發生什麼事了?那麼嚴肅的表情)

キース:
“你發燒了。”:
“自己沒發現麼?”

マツカ:
“嗯?”
(想要抬起手來確認,發現完全使不上勁)

キース:
“體溫升高,心跳變快,反映遲鈍。”

マツカ:
“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キース:
“就算我不是醫生也知道你是在發燒。”
“……剛才的事情不記得了嗎?廚房裏。”

マツカ:
(呆呆地看著キース)“啊,對不起”

キース:
“—————”

マツカ:
“我會好好反省的”

キース:
(稍微有點不爽)
(真是一臉呆相……)
“不用了,你再反省也是那樣。”
“以後要好好確認自己的身體狀況。”

マツカ:
“對不起”

キース:
“管理自己的身體也是工作的一部分。”

マツカ:
(キース他現在……很生氣嗎)
(不過有點不可思議地,完全感覺不到害怕)

キース:
(……今天就算了吧。向病人發火不大好)

マツカ:
(明明搞出了那麼多的麻煩)

キース:
“——總之你今天先休息吧。”

マツカ:
“……對不起”

キース:
(稍微使了一點力,把マツカ抱了起來)
“道歉的話以後再說。”

マツカ:
“?!”
“キース……?”

キース:
“現在只要想著怎樣快點好就行了。”
(開始向臥室移動)
“先睡一下吧。用我的床。”

マツカ:
“對不起……我什麼都做不好”
(根本無法理解狀況,只是機械地道歉)

キース:
“說了不用道歉了。還有別動,不然會摔下去。”

マツカ:
(不再說話,安靜地看著キース的臉)

キース:
(稍微把マツカ抱緊了點)

マツカ:
(隔著衣服傳來了人的溫度)

キース:
(——好輕。這傢伙平時都不吃飯的嗎?)

マツカ:
(キース他……沒事了吧……)
(很久沒有過的安心感覺)

キース:
(走到自己的臥室,把マツカ放到床上)
“到了。……マツカ?”

マツカ:
(意識朦朧地閉上了眼睛)
(“這樣就算死了也沒關係的吧”)

キース:
(看著靠在自己身上動都不動的マツカ)
(糟了,不會是病情變嚴重了吧……?)
(伸手去摸マツカ的額頭)
(……好象真的更熱了……)
(總之先讓他躺下來吧?可是這傢夥還穿著制服……)
(睡衣……好象只有一套。沒辦法,先用襯衫代替吧。)
(扶著マツカ的肩膀把他放到床上,起身去找襯衫)

マツカ:
(下意識地抓住了キース的袖子)

キース:
“……?”

キース:
“マツカ?”
“……”
(怎麼回事……這是叫我不要走嗎?平時不是很怕我的嗎……)
(儘量把聲音放柔和)

“我去給你拿替換的衣服。馬上就回來,所以先放開我好嗎?”

マツカ:
(細長的手指稍微彎曲了一下,鬆開了キース的袖子,無力地落在被單上)

キース:
“乖。”
摸了一下マツカ的頭髮,去找襯衫了
(很快就從整齊的衣櫃裏找到了襯衫,重新回到了床前)
(マツカ用和剛才一樣的姿勢躺在床上,像是昏過去了)
“…………”
(總之先換衣服……)
(把制服的拉練一路拉到最下面,然後拉住袖子,把衣服扯松)
(抱住マツカ的背,把上半身托高。很容易地把衣服從那無力地下垂的手臂上脫了下來)
(看著裏面的背心。……這個的吸汗性能好想不大好,還是先脫下來吧)
(還是先提醒他一下吧?要是突然醒過來發現在被我脫衣服的話,也許會嚇死。)

“……哪、マツカ。我要脫掉這件背心哦。”
“……”
(不行,完全沒反映了。算了,不會醒就好……)
(再次把マツカ抱起來,從腰部開始把緊貼身體的背心往上拉)
(將他的左手搭到自己的肩膀上,把背心的最下沿拉到了胸口以上

(然後把マツカ的兩隻手臂抬起來,把背心從上半身上扯了下來)


マツカ:
“嗯……”


キース:
(糟糕,弄醒他了嗎?)
“……”(沒醒啊……)
(看著臉上泛起異常的紅潮的マツカ)
(…………?)
(會覺得他這樣子很可愛的我一定是腦子壞掉了吧……)
(拉著マツカ的手臂放到襯衫的袖子裏,幫他把襯衫穿到身上,扣好了扣子)
(把長靴和褲子都脫了下來)
(拉開被子,蓋住マツカ的身體]
“……”
好象燒得更嚴重了……


マツカ:
(好像很冷似的縮起身體)


キース:
怎麼辦。這裏可沒有感冒藥啊……
(……會冷嗎?)
(把蓋在他身上的被子壓緊)


マツカ:
“……”

キース:
(摸摸マツカ的臉頰。……好燙。)
(怎麼一下子就燒成這樣……)


マツカ:
“キース……”


キース:
“……啊?”
“你醒了嗎?”


マツカ:
(沒有反應)

キース:
“………………”
(燒昏頭了吧。叫我的名字也沒有好處啊)
(這麼說來。從那個時候就已經開始發燒了吧?)
(在那麼近的距離都沒發現。——真失敗啊,需要反省)
(現在該怎麼辦?發燒的話,至少要喝水吧?)
(起身去倒熱水)
(端著開水回來)
(……麻煩了。這傢夥一整個昏過去的樣子要怎麼喝啊?]
(總之先試試看……)
(把水放在床頭櫃上,伸手去拍マツカ的臉)
“マツカ?醒一醒。”

マツカ:
“……嗯”
(眼睫毛動了一下,卻沒有睜開眼)

キース:
“マツカマツカ,聽到我說話嗎?”
“起來喝個水吧。”

マツカ:
(慢慢睜開了眼睛看著キース)

キース:
“……醒了嗎?マツカ。”

マツカ:
(像是要說什麼似的張開嘴,但是發不出聲音)

キース:
“嗯?你想說什麼?”
(側身靠近マツカ)

マツカ:
“……對,不,起…………キース……”

キース:
“啊?”
(是在說把廚房弄砸的事情?)
“我沒生氣。……忘記吧。”

マツカ:
(沒有回話)

キース:
“…………”
(怎麼,又是自言自語嗎?)
(道歉道出習慣來了嗎……)
“……總之先喝點水吧。喝得下去嗎?”

マツカ:
“……嗯”

キース:
(把マツカ纖細的身體抱住,另一隻手把枕頭立了起來。)
(將マツカ的身體放到枕頭上,順便拉好被弄亂的被子)
(把水杯拿起來遞了過去)
“好好拿住,別掉到床上啊。”
“稍微有點燙,喝了發發汗吧。”

マツカ:
(抬起手來,手指停留在杯子上,滑動了一下但沒有握住)

キース:
“………………”
(不行的樣子……)
(算了……)
(把マツカ拉到懷裏,扶住他的身體)
(另一隻手拿著杯子湊近了他的嘴唇)
“快喝吧。”

マツカ:
(很聽話地喝水)

キース:
“……對,這樣就好……”
(看著杯子裏的水被喝光後,停下了手)

マツカ:
(很疲勞似的閉上了眼)

キース:
(把杯子放到櫃子上,順手擦了一下マツカ嘴唇上的水痕)
“……マツカ。”
“覺得哪里不舒服嗎?”

マツカ:
(沒有回答,稍稍縮起身體)

キース:
“覺得冷嗎?”

マツカ:
“……”
(好像又睡著了)

キース:
“……”
(燒到聽不到人說話的狀況的話,搞不好會引起其他併發症。)
(要不要乾脆叫醫生來?)
(可是萬一被發現……就麻煩了)
(先去擰條濕毛巾吧……)
(拿著放有冷水的臉盆和濕毛巾回來了)
(マツカ還是一動也不動地躺著,臉燒得通紅)
(把濕毛巾抖開,開始擦マツカ的臉)

マツカ:
“……唔……嗯”

キース:
(……有感覺嗎……)
(發燒的時候,會覺得碰到冷的東西很舒服吧?)
(把毛巾重新打濕,蓋到マツカ額頭上)

マツカ:
“……キース。”

キース:
“啊?”(醒了嗎?)

マツカ:
(無意識地重複著這兩個音節)

キース:
“……”
(很難受吧?都開始講胡話了……)
(不過姑且還是先答應一下)

“啊,我在這裏。”

マツカ:
(輕輕抓住了キース的手腕)

キース:
“?”
(……真的燒糊塗了啊?算了,先配合他吧)

マツカ:
“不要……再往前走了……”

キース:
“…………?”
“你在說什麼……”

マツカ:
“一直……一直都是一個人……在前面走著”

キース:
“…………”

マツカ:
“但是不知道要去什麼地方……這樣不是……很悲傷嗎”
(淚水順著眼角流了下來)

キース:
“…………”
“……我說過不要擅自猜測別人的內心吧。”
(一邊歎氣一邊擦掉了マツカ眼角的淚水)

マツカ:
“不要那麼殘酷地對待自己……”

キース:
“…………”
“明明是自顧不暇的傢伙,還真是多事啊。”
“有這點精神的話,關心自己不是更好嗎。……就是因為這樣你才會落到現在的地步。”
“——我不是值得付出的對象——要是連這點都不懂的話……”
“…………”
(說了他也聽不到吧。在做什麼啊,我……)

マツカ:
“キース……”
“我知道自己很沒用”
“而且是怪物”
“不過這樣的我……也想能夠為你做些事
也想——一直留在你身旁啊——”

キース:
“……………………”
“傻瓜,你是燒昏頭了吧……”

マツカ:
(眼淚又流了出來)

キース:
“每天被我罵很好玩嗎?”

マツカ:
“所以,不要把自己封閉起來,不要……折磨自己,好,嗎……”

キース:
“………………”
“マツカ……?”
(果然還是在說胡話嗎?)
“マツカ?”

マツカ:
(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身體在被子裏面卷成了一團)
(更緊地抓住キース的手腕)
“……”
(微弱的聲音)“……請不要……留下我一個人”

キース:
“………………”
(現在這傢夥是病人……是病人!所以……)
“啊啊。”(撫摩著マツカ的頭髮)
“我在這裏。”
“不會一個人走掉,也不會留你一個人。”
“……我在這裏。”

マツカ:
(流著眼淚不做聲)

キース:
“……マツカ。”
(擦掉流出來的眼淚。)
“所以不要哭了。”

マツカ:
“……”
(放開了手)

キース:
“マツカ?”

マツカ:
(表情緩和了些,像是又睡著了)

キース:
“…………”
“好好睡吧。”
(然後、等到醒來的時候……)
(就把這些全忘掉吧——)




迷矇中マツカ依稀感覺到キース一直很溫柔的看著自己,但是那究竟是夢還是現實,一直到很久以後マツカ還是沒有辦法確認。


THE EN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DM










仔貓 2
甜甜私房貓
フラッシュ クロック 「幻の庭。鬼灯」
最近の記事
文章分類
月別アーカイブ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