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老人猫的喃喃自語

最近迷上地球へ…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地球…] 傳說之後、六~七 

六、歷史

阿爾特米西亞是一個從未受戰火摧殘的城市。 索迦‧托尼選擇了他們第一個攻陷的城市定居下來,與此同時尋求與人類溝通、攜手並進的方法。

毀去 Mother 系統的人類,很努力地嘗試重建立社會體制。按道理說,除了失去 GREAT MOTHER 的指引外,人類社會的一切都毫無損傷,應該很快就回復秩序才對。

後來才發覺那大錯特錯。

起初,是巴特農神殿的權利爭奪,元老院的長老們都想坐上國家主席的位置。他們先是以言語互相攻訐,繼而想動武,但最終被失去理智的人群的暴動所打斷。

驟然知道整個世界都是謊言,憤怒地破壞元兇後,人類所面對的是心中的空洞惘然。

就像籠中鳥一樣,習慣了一生受系統安排的他們也不知道如何飛翔。

於是只好一直破壞下去。

彷彿著魔似的。

火燄在行星各處升起,恐慌的人們乘上宇宙船四處奔逃。

這一切都是幾日間的事。

快得托尼還來不及做任何反應,便已經熊熊發生了。

那時的人們顧不了甚麼 M 病毒、繆可以知道別人的心思了,一股腦兒的往不久前才發生過移民潮的阿爾特米西亞逃去。相比起暴力與破壞,那兒的一切簡直是天堂。

失去了制約的人類展現了其可怕之處。

那時托尼可以做的,就只有收容所有願意與繆共存的人類而已。

『成長的代價。』他之後曾經評價過這般時期。到底人類站起來後,是走向復興,還是步進毀滅?在一邊救人,一邊旁觀的托尼心中,似乎有著這樣的思索。

人類的集體瘋狂,整整持續了十年。

十八個住人的行星,銳減到兩個。

一個是阿爾特米西亞,另一個是人類首都,諾亞。

縱管摔得很重,人類還是跌跌撞撞的前進了。

在以塞路瓊為首的人類軍方的努力下,剩餘的人類漸漸從噩夢中清醒過來似的,慢慢停止了沒有意義的破壞。

經過地球一役之後,他對繆的敵意全消,甚至以懷念的目光看著昔日誓死對立的人。

自此,人們迎來了攜手共進的時代。

可惜好景不長,隨著塞路瓊被暗殺身亡,諾亞迎來了另一場權利爭奪,才剛剛回復過來的首都行星,又遭到毀滅性的打擊。

少數人為了自己的野心和利益,犧牲了大部分人對和平的祈願。

『起碼要讓人們能自行選擇以後的路…!』

意識到這點的托尼,以風雷行的手段鎮壓了混亂,然後建立了現時的選舉體制。

只是被破壞的不會回復了。

把幾萬年前的古跡保留下來的,就只有阿爾特米西亞這兒。

凱文乘公共汽車來到這兒最古老的遊樂園——夢幻世界。直到現在為止,這兒仍高踞孩子最想去的地方的第一名,當中新舊混雜的機動遊戲也深獲人們好評。

因此人們多數忘了它的另一個身份。

——這兒,事實上,是繆數萬年前踏上回到地球之路的突破口。



七、古跡

昔日地底滑車的所在,現在變成了一所小小的博物館,裏頭介紹著快被遺忘的 SD 體制,以及繆早期的被逼害與掙扎求存。

石洞幾乎保留原貌的改成展覽廳,滴水聲久不久的不知從何處傳過來,彷彿幾萬年前的腳步聲仍徘迴不去。

疏落的參觀者,如幽靈一樣在文物展示櫃和介紹板之間徘徊。

凱文剛進去便感到有點昏眩,塞恩愈強大,便對遺留在空間中或物件上的思念愈敏感。相對來說,也只有非常深沉的思念才能在人們都逝去了的現在仍然留在世上。

無以名狀的悲痛與決心充斥在空氣中,隨著每一下呼吸流進身體。

熟悉而強烈。

「…索迦‧辛…」他低喃。

在托尼的光芒下,第二任索迦淡得像個影子,他早早已經退出傳說,人們幾乎沒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但到底他為甚麼會對地球這麼執著呢?就連遺留下來的思念,也可以深深憾動數萬年間的歷任索迦的心靈。

展示櫃和介紹板在滴著水的山洞中發出幽幽的光芒。

上面只以寥寥幾筆介紹索迦‧辛的生平,但也比他之前所知的多。

灰髮男子凝神閱讀著展板的文字。

對凱文來說,索迦‧辛的人生就像個神話。他十四歲時被帶回香格里拉上,被當時快要耗盡力量的領袖臨危授命,率領被逼害的繆逃離道個充滿敵意的星球。在宇宙流浪了十多年之後,他帶著眾人回到這兒,踏上回到地球的路程。最後,他葬身地球,時年三十四歲。

三十四年,對擁有五百年壽命的現代人來說,只是一段很短的時間;一個三十四歲的人,在他們眼中還只是個孩子。

但,那已經是索迦‧辛的一生。

也許,就是因為他的生命如此短暫,把人生中的各種甜酸苦辣都一下子嚐遍了,所以才會擁有如此強烈的思念吧?

凱文靜靜地看著浮在旁邊的畫像,索迦‧辛背對著觀者,望向前方的夕陽。黃昏的光線把他的金髮染成血紅色,使他帶著一份觸目驚心的決然。

他到底是帶著怎麼樣的心情踏進這兒?凱文不禁想。

思考間,灰髮男子走到博物館的最深處的另一個展廳,轉過彎後眼前的景色豁然開朗,那是一個闊巨大的球形地底空間,根據斷面看來似乎是由一場爆炸造成。

踏在透明的橋面上看下去,可以看到洞的底部是流水和碎石,而盡頭,則豎了一塊合金紀念碑。

這時他再次感到昏眩。

助聽器的思念與周遭環境共鳴,更多的片段細節湧進思緒中。

獨自在暗的洞穴中向前進的索迦‧辛,巨大而歪斜的立體映像對他冷笑著,看著金髮的繆在電磁屏蔽上掙扎。

那麼的不顧一切,到底,是為了甚麼?

為了繆的生存權利,為了犧牲了的同伴們,為了心中騷動的渴望?

不,在思念中還混雜著更加深沉的東西…

『……。』

甚麼?

『……。』

就像每一下的心跳都扯著傷處一樣,似要窒息的抽痛永無休止。

『…布魯…』

凱文忍不住用手緊抓著胸口。

然後,眼前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DM










仔貓 2
甜甜私房貓
フラッシュ クロック 「幻の庭。鬼灯」
最近の記事
文章分類
月別アーカイブ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