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老人猫的喃喃自語

最近迷上地球へ…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地球…] 傳說之後、十四~十五 

  十四、

  「你、你先別哭。」在比利的記憶中,凱文一直是個倔強的孩子。雖然他一直憨憨的跟在自己身後,看起來溫吞又沒主見,但也不是一個會輕易示弱的人。

  就連他的雙親因為意外去世時,凱文也沒有在誰面前如此號淘大哭過。

  褐髮男子單膝跪下,抓著對方的手臂與之平視。「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他柔聲說道,雖然這是最沒可能發生的事。

  抬起頭,凱文怔怔的看著他,然後又流下一串淚珠。

  問不出所以然,比利只好輕輕抱著他,等待他冷靜下來。
  灰髮少年一動不動的伏在他的肩頭,他感到那兒的布料被滾燙的液體緩緩浸透,懷中人顫抖著,好像得知甚麼駭人之事似的。

  比利可以感到對方的思緒既複雜又紊亂,心中承受著巨大得難以承受的悲哀…到底凱文看到了甚麼,使他本來迷惘困惑的心境產生了如此大的轉變?

  直到膝蓋開始感到酸麻,年輕的索迦才一臉憔悴的從他的頸窩抬頭。褐髮男子看他已經冷靜下來,才鬆開雙臂起身,坐到他身邊。

  「現在好一點了麼?」他體貼地望向遠方,讓灰髮少年有時間收拾好臉上的狼狽。

  現在街上已行人稀落。

  「嗯……」凱文不好意思地應了一聲,迅速擦乾淚水,「對不起,弄髒了你的衣服。」

  「以前還少給你的眼淚鼻涕弄髒麼?」輕笑一聲,比利輕鬆地說著。

  想起每次摔倒時,褐髮男子總會抱起強忍著淚水的自己,笨拙地模彷母親的動作哄自己時,凱文噗嗤一笑,覺得心情好多了。

  「到底怎麼啦?說給我聽聽?」他像以前一樣問道。

  沒有回答,凱文只是搖頭。

  他不知道該如何向比利解釋整件事的來龍去脈,一切都是他所體驗到的記憶和個人感覺,說出來對方會相信嗎?

  「吶,比利。」灰髮少年抬頭。「你覺得大家生活得快樂麼?」

  從公園裏望出去,只是遠方燈光閃閃,有種城市特有的虛幻的美。

  「我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政府官員,可沒資格代表所有人說話的喔!」知道對方這樣問必有所指,褐髮男子態度輕鬆地回答著,內容卻很認真嚴肅,「而且,情緒這回事很個人。面對同一狀況,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反應。」

  「那麼你呢?」收回目光,他緩緩轉身望向對方。「你快樂麼?」

  聞言比利愣了一下,「沒有甚麼不快樂的。」

  「所以是快樂?還是不快樂?」凱文追問道。

  「這…你難著我了。」用手耙了耙頭髮,比利苦笑,「說快樂啦…我又不覺得有甚麼好快樂的;說不快樂…我又沒甚麼該不快樂的。當然,並不是說我像個行屍走肉般活著,只是…」他頓了頓,好像為自己辯解似的加了句,「我還年輕,沒經歷過甚麼風雨。」

  「也許吧?」灰髮少年垂下眼睛,「但是沒有真正的快樂,也沒有真正的悲傷…這樣的生活太可悲了。」

  「沒法子啊,人們現在的生活是如此圓滿,這種圓滿必定會帶來某種缺陷。」比利聳肩。

  「但是跟過去相比,這樣的生活未免過於蒼白了。」凱文搖頭,然後深深嘆息,「…居然拿過去與現在相比,我是不是過於天真可笑?」

  「也不能這麼說,歷史必有可借鑑之處。」他拍了拍灰髮男子的肩頭,「你身為索迦,看待事情的角度自然與普通人不同。而這種不同,正是人們珍惜的特質啊。」

  「嗯…謝謝你。」凱文微微拉開嘴角笑了笑,「我們還是去吃飯…咦已經十點了我要回去啦!!」他猛然站起身。

  「對喔,沒記錯你有門禁?不然我們可以去吃個宵夜才回去。」比利佯怒的瞪了他一眼,「都是因為你啦,害我沒吃成包子,下次要好好補償我喔!」

  「大不了我下次請你吃飯就是。」他笑道,不自覺的撅起嘴來,「都是艾倫他啦,老是愛操心…」

  「因為你還是個小孩子啊!」褐髮男子故意說。

  「可惡!臭比利!!」凱文立即掄起拳頭追著他打。

  「哈哈哈哈哈~~~~~」比利的爽朗笑聲在街上迴盪著,一如往昔。

  跑著跑著,灰髮少年的心中不由得感到一股淡淡的傷感,以及失望…



  十五、

  與比利告別後,凱文回到艦上。他洗了個澡,換回熟悉的索迦服飾,感到整個人都輕鬆得多。這時他也比較能以索迦‧艾力克而不是凱文的角度思考。

  人們不會看出問題所在。他對自己說。當大多數人都是這樣子的時候,任何事物都會被視為正常的。

  所以比利把他的說話當作一時感慨,而沒有嗤之以鼻,已經是不錯的反應了。

  假如他要向其他人闡述這問題的重要性,就必需拿出確鑿的證據…

  這樣的話他該……

  正當他一邊思索行動方案,一邊心不在焉地調整披肩的位置時,一陣敲門聲驚醒了他。

  「請進。」他皺著眉打量仍是歪歪的披肩。

  「我為您準備了一些東西墊肚子,」隨著艾倫的聲音出現的,是一陣食物的香氣,凱文覺得自己更餓了。「怎麼又沒有好好吃飯?」

  「呃…這個嘛…」被對方凌的瞳一瞪,凱文只能夠支吾以對。總不能說他剛才顧著哭所以沒去吃飯吧?這樣他會被髮船長關心到世界末日。

  「下次再這樣的話,我便得請您在香格里拉用完膳後才外出了。」他放下手中的托盤,熟練地為灰髮少年調整披肩,「這麼大的人,怎麼連這個也穿不好…」

  「是是~~」凱文苦著臉回答,對於艾倫喜歡照顧人的性格,他這幾個月已經習慣。髮男子的細心周到是他被選為船長的原因之一。「但是你私下可不可以不用『您』來稱呼我?這樣聽著彆扭。」尤其是在被叨唸的時候。

  「禮不可癈啊。」他笑瞇瞇地說,「而且這樣有助激發『您』的潛能,奮發向上,早日成為一位不讓人操心的索迦呢。」

  「………。」灰髮男子無語。

  「請趁熱慢用,不然冷掉了就不好吃的喔。」艾倫優雅地行禮,「那麼我先告退了。」

  「慢著,」灰髮少年急忙攔住髮船長,「你能陪我聊一會兒麼?」

  他輕輕看了凱文一眼,有點驚訝但沒有拒絕。「可以啊。」然後笑著坐下。

  其實在香格里拉上的這些年,凱文的生活跟艾倫沒有甚麼交集,是成為索迦後,因公事接觸頻繁才漸漸熟稔起來,所以一時間,他都不知該怎麼開口。

  「艾倫你為甚麼會申請到這兒任職?」思索了一會兒,灰髮少年慎重地挑了個話題便開始發問。香格里拉的人員並不像在行星的往來隨意,通過為期一年的試用期被錄取後,他們便得終身留在船上,沒有反悔的機會。榮則榮矣,但大多數人都會因此望而卻步。

  「因為我很喜歡宇宙啊。」髮船長托著腮,看著他把食物放進嘴中,「雖然大家總是說太空是冰冷的,但掛在上頭的星星對我來說有種莫名的吸引力,所以啊,我自小便下定決心成為一名船長。」

  「為甚麼是香格里拉?」他含含糊糊地繼續問,本來是想當作參考素材的凱文開始感到好奇。往來阿爾塔科西亞和諾亞之間的宇宙船可不少,犯不著把自己的人生栓在這兒。

  「您不覺得這白色的流線形艦身很美的麼?幾年才在城市上空出現一次的它可是我小時候的憧憬呢,那時候我就跟自己說,終有一天我要站在裏頭,駕著它在宇宙飛行…」好像回想起甚麼似的,艾倫的嘴角微微上揚,「因為實在太著迷了,結果老是被四周的人說是怪胎呢!」

  「但是艾倫你不會捨不得家人朋友?」灰髮少年感到很疑惑,要離開熟悉的城市永遠在宇宙流浪需要很大決心。

  「我想,每個人申請前都曾考慮過這個問題。」靠向椅背,他緩緩地回答,「其實又不是永遠見不到面,或就此斷絕音訊,每次降落時我都可以去探望他們,航行期間也可以通訊的啊。這樣想就沒甚麼大不了。」

  「…真羨慕你喔。」吞下口中的牛排,凱文由衷地說道,「你很早便找到了要走的路。」

  「您現在不也找到了要走的路麼?」艾倫回以笑容。

  「但沒有這麼快啊。」灰髮少年撅著嘴說。

  「每個人成長的速度也不同的。」船長摸了摸對方的頭,「重要是能認清自己的方向吧…」

  「也是啦。」年輕的索迦悶悶地應道,不滿地瞪著撂在他頭上的手。

  「現在時候不早,我們下次再聊吧。」看到話題和凱文的用餐都告一段落,艾倫忍著嘴邊的笑意站起身,「您也早點休息。」

  「嗯,晚安。」凱文目送他拿起托盤離去後,便感覺到睡意漸漸湧上。

  他決定先把一切放下,然後去好好睡一覺。

  其他甚麼的就明天再說。



  (TBC)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DM










仔貓 2
甜甜私房貓
フラッシュ クロック 「幻の庭。鬼灯」
最近の記事
文章分類
月別アーカイブ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