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老人猫的喃喃自語

最近迷上地球へ…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地球…] 傳說之後、十六 

  十六、

  他陷入漆的夢境中。

  甚麼也不看、甚麼也不聽、甚麼也不想。

  徹底地休息著。

  本應繼續這樣沉睡下去,但心中總覺得不踏實,有些甚麼牽掛。

  『布魯…』

  誰在呼喚我?

  『布魯…』

  約彌…痛苦的聲音,他需要我…   心中念頭一起,就像被硬生生的從天上扯下來似的,無憂無慮的舒適感迅速離他而去,他感到自己在艱難地呼吸著,靈魂再度被困在這虛弱的身體中。

  金髮少年蜷縮成小小的一團,就像小動物似的靠在他旁邊。

  那憔悴的模樣使他的心疼痛起來。

  『約彌,』沒有力氣開口,布魯直接傳送思念波,『怎麼如此沮喪?』

  他動了動,緩緩抬起頭。

  「布魯…」那雙清翠的眼眸被重重迷惘所籠罩著,就像一個迷路的孩子,「我是不是做錯了?我不該向那斯卡尋求庇護之所麼?」

  透過身體接觸,他沉睡期間發生的事情的片段和少年的情感一起湧進腦海。新舊兩代的不滿和交惡,讓夾在中間的約彌身心俱疲,一方面他了解長老們對年輕一代扎根於此,放棄與人類鬥爭和尋找地球的焦躁;另一方面他也明白基姆他們希望結束逃亡生涯,藏身此地建立美好家園的渴望。

  他不能就此放棄留在那斯卡上的同伴,也不能就此放棄尋找傳說中的母星地球。

  約彌思考了很久,但這似乎沒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

  「如果我們沒有降落到那斯卡,一切紛爭是否就不會存在?」他不由得如此想著。

  可是身為索迦,心中的想法或很多的事情都不能跟其他人說,孤獨和不安的感覺也只能深埋心底,然後偷偷伏在沉睡的布魯床邊輕輕訴說。

  『就算不是這件事,遲早也會有其他問題發生。』好想伸手揉揉少年的金髮,以實際的身體接觸安慰他,可是…布魯再次憎恨自己虛弱的身體。『我們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就算能籍由思念波互相理解,也各自有自己的想法。』他只能透過思念波傳達自己的感受,『因此才需要索迦領導大家朝向正確的方向,團結前進。』

  「可是我沒有這樣的能力…」約彌爭論。

  『不,你有的。』布魯堅定的聲音撫平對方紊亂的情緒,『當初在反對聲中決定降落那斯卡的,不就是你麼?』

  「但是我做錯了…」少年低下頭。

  『是對是錯,現在還不能蓋棺論定。』他柔聲說著,『如果不讓身心俱疲的大家停下休息,誰知道會發生甚麼事呢?』

  「可是…」年輕的索迦欲言又止。

  心中忐忑是一定的,但領導本應就是忐忑著、背負人們的的信任邁開腳步前進。

  然而,不能害怕錯誤,要相信自己已就當時情況做出了最好的決定。

  不能動搖。

  『你的目標是甚麼?』布魯閉上眼睛問。

  「讓人類承認繆的存在,讓大家不用過著被追殺的生活,以及…回到地球。」耳邊傳來少年略帶遲疑的聲音,但可以從思念波中感到對方的決心。

  『那麼就把你的想法傳達給大家,朝著你認定的方向前進吧。』他微笑,『約彌,我相信你。』

  「嗯……」金髮少年靜靜把頭埋進他的頸際應道。

  身邊的呼吸聲漸漸綿長起來,布魯用盡全身的力氣,艱難地轉過頭,看著對方睡去的面容。

  比初見時少了幾分稚氣,雖然約彌自己並不自覺,但他的確在成長著。

  沒錯,他是能繼承我的生命,我的記憶,我的未來的人。

  布魯既歡喜又悲傷地想著,試圖靠得更近。

  可惜已經沒有力氣了。

  少年的氣息輕輕搔著他的臉頰,他們這刻是這麼近…也只能是這麼近了。

  他嘆息著閉上眼睛。



(TBC)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DM










仔貓 2
甜甜私房貓
フラッシュ クロック 「幻の庭。鬼灯」
最近の記事
文章分類
月別アーカイブ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