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猫的喃喃自語

最近迷上地球へ…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小說] 片段 (滑牛) 

滑牛=滑頭鬼x牛鬼,不是滑蛋牛肉飯喔啾咪~*

時間點就是遠野篇與現在的京都篇之間,有H請慎入這樣www

第一次寫不知抓得對不對,大家加減看好了。(掩面)



(準備好了嗎?)   年輕有幹勁的妖怪們都紛紛乘坐寶船追隨陸生往京都而去,一時間,浮世繪町的奴良組本家便變得清靜起來。

  無論熱鬧與否,庭院中長開不敗的櫻花絢麗依舊,如雪般掉落的花瓣被風捲到走廊和紙門大開的內室中。

  並沒有點燈的房間顯得陰暗,隱約可見中央凌亂的被鋪,看放在枕頭兩邊疊得好好的外袍推測,應該是兩個男人。

  灰中帶金與漆如墨的頭髮在被外交纏著。

  大概是醒來了吧?鼓起的棉被微微動了一下,卻是伸出手把枕頭上方的酒瓶抓進被窩。

  朦朧間牛鬼感到自己被灌了口妖酩酒,淡淡的米香充盈鼻端,化作熱流滑下喉嚨,滑膩的舌頭也趁機入侵,在口腔中翻攪著。那氣息、那動作是如此的熟悉,以致他想也沒想便下意識地捧著對方的臉頰,以同樣熱烈的動作回吻。

  唇齒相依,氣息交融,剛褪去的情欲再次在體內升騰,他們喘著氣分開,緊貼的下半身可以清楚地感覺到雙方的變化。

  「…要再來一次嗎?」滑瓢舔了舔嘴唇,琥珀色的雙瞳微微瞇起,像一頭饗足的貓科動物。

  「嗯…」別過頭,牛鬼輕輕應了聲,沙啞低沉的音色別具魅力。

  貼身襦袢和兜檔布早已在之前被揉成一團踢到被角,兩人赤裸的肌膚在暗中曖昧地磨蹭著,說不出的旖旎。

  暗中他可以清楚看到戀人線條剛硬的臉上泛起一層薄薄的紅暈。

  同床共寢了不知多少次,他們對對方的身體恐怕比自己的手背還要了解,此時也不多言,再次在被內纏作一團。

  滑瓢再次覆上戀人的身體,就著先前遺下的體液,他輕易地頂進對方的體內。後者用強健有力的雙腿緊緊箍住他的腰,溼滑的內壁顫抖著,溫馴地含住外來的巨物。

  牛鬼的喉間發出微弱的呻吟聲。

  那雙長期握劍的手用力地攀住他,上面的老繭若有似無地磨蹭著他的肌膚,彷彿是一種含蓄的挑逗。

  前半夜已經狠狠發洩過積壓已久的欲望,現在兩人的動作都顯得從容,帶著幾分慵懶的味道。

  滑瓢緩緩撫過身下的男性軀體,牛鬼成妖後仍然維持練劍的習慣,一身肌肉結實堅硬,線條優美而不誇張,然而,此時卻像女人一樣張開雙腿,承受自己的欲望。

  他總是把一切毫無保留地獻給他,無論是感情、身體還是靈魂。

  懷著滿腔憐愛之情,滑瓢低頭吻住了他,下探的手也圈著對方的勃起細心逗弄。

  牛鬼像蛇一樣扭動柔韌的腰肢迎合他的抽插,唇間逸出艷麗的喘息。

  兩人的呼吸愈顯急促,沒多久便雙雙迎向頂點。

  「嗯,果然早上的味道是比較濃啊…」滑瓢舔了舔手上的濁液若有所思。

  「…我去清洗一下。」推開壓在身上的男人,牛鬼若無其事地爬起身,逕自披上衣服往澡堂走去。

  有點落荒而逃的感覺。

  「都這麼多年了,怎麼還是這麼不經逗…不過滿可愛的~」剩下滑瓢躺在那兒抱著被子偷笑,他當然沒有看漏對方瞬間變得通紅的雙頰和耳朵。

  一會兒後,恢復冷靜的牛鬼衣著整齊地再次出現,平穩的步伐完全看不出他昨晚經歷了好幾回激烈的性愛。期間滑瓢喚來了手下小妖收拾好地方,正披著鮮紅色的羽織坐在走廊喝酒。

  牛鬼默默在他的身邊坐下,兩人一邊看著庭園中飄落的櫻花,一邊用同一隻酒杯喝起酒來。

  當天邊漸漸露出一絲曙色時,那瓶妖酩酒也差不多見底了。

  「那麼,我是時候起程了。」牛鬼站了起身。

  「討厭,就不能陪多我幾晚才走嗎?好不容易有獨處的機會說~」滑瓢看到對方立即搖頭便露出一副被拋棄的小媳婦一樣的可憐相扯著男人的下擺。「難道…在你的心目中,我沒有陸生重要?」

  「不要連孫子的飛醋都吃!」牛鬼的頭上冒出青筋,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後拿下掛牆的斗笠戴上。「而且不知道是誰忘了把*最重要*的戰鬥技巧告訴他就讓他上京都去的?」

  「哈哈哈哈…」百鬼夜行之主乾笑著爬起來,把頭湊過去親了一大口,「那麼你一路小心。」

  「嗯。」牛鬼應了聲,整了整頭上的斗笠轉身。

  目送情人遠去,滑瓢懶洋洋地變回乾癟老頭的模樣,緩緩往房內走去。

  「哎喲喲…我也得準備去探望一下老朋友呢。」



  (完)

22:42 26.10.2010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DM










仔貓 2
甜甜私房貓
フラッシュ クロック 「幻の庭。鬼灯」
最近の記事
文章分類
月別アーカイブ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