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老人猫的喃喃自語

最近迷上地球へ…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地球…] 有其父必有其子 

先來一頁防捏頁XD

此乃本子奔向糟糕地球的後續相關文。

相信大家看到在下本子封面就知道,最後布魯和約彌有兩個孩子。

這篇文是關於兩個孩子與托尼的故事…

像布魯的是女兒維多利亞,像約彌的是兒子喬凡尼=w=

小鬼頭們大概五歲:p










  有其父必有其子



  「Grand Pa~~~~」一個有著紅色鬈髮的孩子跌跌撞撞的往青之間走去,甩掉父母的他顯得心情歡快。

  真不明白爸爸媽媽為甚麼不許他來找爺爺,難得從那斯卡來到香格里拉上面,當然要抓緊機會找久久才見一次的爺爺玩兒~~

  他努力擺動著一雙小腿跑啊跑,目標是走道盡頭的大門。

  然而,在托尼的眼前出現的…是兩個無聊地坐在當地的孩子??

  「讓開,我要進去找爺爺。」他停下來,喘著氣地說。

  「不行呢,爸爸和爹地正在裏面○○和●●,誰也不能進去的呦!」坐在左面的女孩抬起頭說。

  金色的頭髮柔順地垂在額前,遮住了她半張臉,只能夠隱隱約約的從罅隙間窺見一雙碧色的眼睛。

  「甚麼是○○和●●?」就算他接收對方的思念波,也只讀出一片馬賽克,這到底是甚麼跟甚麼啊。

  「那是一種非常神秘且複雜的儀式,蘊藏了宇宙的奧秘…」坐在另一邊的銀髮男孩放下手中亂塗的畫筆,好奇地打量著他。

  那肖似的容貌使托尼大吃一驚。

  「你、你跟 Grand Pa 是甚麼關係?!」他不禁指著對方的臉高聲問。

  「如果你說的 Grand Pa 住在這裏頭的話,他是我爹地。」男孩皺了皺眉頭,「那你又是誰啊?」

  生面孔,又會問如此白痴的問題,這傢伙打哪來的?

  「媽媽說,問別人名字之前要說自己的名字,這是禮‧貌!」托尼愈看便愈討厭。可惡,連自己也沒長得這麼像爺爺!這傢伙憑甚麼長得這麼像!!

  「我叫喬凡尼,約彌是我的爹地喔。」看到對方快皺成一團的臉蛋,他愉快的回答,顯然繼承了其父惡劣的性格。「所以你得叫我叔叔。」

  「你年紀比我還小,憑甚麼要我叫你叔叔!」紅髮男孩氣急敗壞地大嚷。

  「因為你叫約彌爹地 Grand Pa 啊。」他故作正經地摸著下巴,表情讓托尼聯想起那個自己最討厭的人,「按輩分來說我該大點吧?雖然說不知道爹地甚麼時候跑出個孫子來…他是你兒子麼,維多利亞?」

  「你的腦子壞掉了嗎?」金髮女孩趴在一顆巨大的膠球上面,一面吮著手指一面無聊地回答,「他剛才說他的年紀比我們大耶。怎麼可能。」

  「啊哈哈,是喔…」喬凡尼不好意思地搔著頭,然後動作頓了頓,「所以你是誰啊?」

  「托尼,繆第一個自然生產的孩子!」紅髮男孩挺起胸膛,他對自己的身份很自豪的。

  「哦,那個因為保險套破掉而空出世的孩子?」維多利亞似乎想起了些甚麼。

  噗,刺中。

  「不要說得這麼難聽好不好啊啊啊啊啊!!!」他抓狂。

  他們雙雙聳了聳肩。

  「其實那也沒甚麼大不了嘛。」喬凡尼誠懇地安慰道,「對於事實是沒有甚麼好羞恥的,大家未出生前也是一條精蟲啦。」

  「你不要再說了了了了了!!!」托尼抱著頭大喊。這傢伙真的是在安慰他麼??

  「喬凡尼,你這樣說太粗魯了啊。」維多利亞不滿地瞪著他。

  「對不起啦。」他摸了摸後腦。

  「你應該對托尼說,『擁有頑強的生命力是值得驕傲的一件事』。」金髮女孩認真地說道。

  這真的是安慰人的說話嗎??!!

  這一刻,托尼只想跟杰特長老一樣,握著番茄對夕陽吶喊。

  「鳴鳴鳴我要見 Grand Pa 啦~~~~」他站在那兒,壓抑不了內心的悲憤放聲大哭。

  在場的兩個小孩呆了呆,然後……

  「都是喬凡尼你啦,不懂得怎麼安慰別人~」她趕緊捌清關係。

  「他是聽到維多利亞你的話才哭的吧?別提帳記在我上頭喔~~」銀髮男孩挑眉。

  「我不管,你快點讓他不要再哭啦。」女孩子就是能偶爾不講理。

  「有甚麼好處?」喬凡尼嘆氣。

  「嘖嘖…我們這麼親密,你還跟我計較這個?」她一臉傷心。

  「上次我要你幫忙的代價是三天份的果凍。」他陳述。

  「真是的,一點手足愛也沒有…」維多利亞在嘴中嘟囔著,「五天份的點心?」

  「好,成交!」說完,銀髮男孩便搖搖擺擺地走到托尼的面前,然後堵住對方的嘴。

  托尼整個人呆掉了。

  雙唇上傳來陌生的觸感,像烤布丁般軟軟熱熱的,又帶點濕濕的。

  好一會兒紅髮男孩才意識到,他被吻了。

  被吻了被吻了被吻了被吻了被吻了。

  他要留給爺爺的初吻被奪去了。

  「嗚哇哇哇哇~~~~」紅髮男孩推開喬凡尼大哭。「我要留給 Grand Pa 的初吻沒了啦~~~~~」

  「你在搞甚麼啊?我是要你讓他不哭啦,現在哭更害了!」維多利亞掩著耳朵抱怨。

  「可是每次爸爸這樣做之後,爹地就甚麼也說不出來啦。」喬凡尼也不知出了甚麼問題。

  「那是因為爸爸會把舌頭伸進去啦!!」她瞪。

  「噢,是喔。」點頭,「那我再來一次。」

  托尼的嘴被堵住了,這次還有一個濕濕滑滑的東西伸了進來。

  「唔、唔!」他伸手想推開對方,但卻被牢牢抱住,動彈不得。

  大概這次的經驗過於震憾,在喬凡尼放開他後,紅髮男孩的腦中仍然一片空白。

  當約彌扶著酸痛的腰肢打開房門的時候,看見的正是這樣的景象。

  他的一對兒女一如往常的坐在門外自得其樂地玩耍著,而旁邊則站了個如石像般僵硬的紅髮男孩。

  「托尼,為甚麼你的嘴唇好像腫起了?」

  「…嗚嗚嗚我要 Grand Pa 呼呼啦!Q口Q」


  (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DM










仔貓 2
甜甜私房貓
フラッシュ クロック 「幻の庭。鬼灯」
最近の記事
文章分類
月別アーカイブ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