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老人猫的喃喃自語

最近迷上地球へ…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地球…] 思念波 

完成訓練的暇時間,約彌總是不自覺的想著索迦‧布魯。

銀色的頭髮,紅色的眼睛,雖然略顯蒼白,但低沉的聲音聽起來如此溫柔…而抱著自己脫離地球五號魔掌的手,又是那麼可靠…

躺在床上,約彌感到自己的臉在發熱,心也跳得很快。

「我…我到底怎麼了?」他不知所措地抱著鬆軟的枕頭,輕聲問著床頭的鳴鼠。

『恭喜,你戀愛了~』眨著一雙大眼睛,牠認真地回答道。

「甚麼麼麼麼———————」

強大的思念波隨著激動的情緒,把這段對話廣播到香格里拉的每一處。



思念波



「啊,約彌早安~」在中庭玩耍的孩子們跟金髮少年打招呼,然後紛紛跑到他的身前。

「大家早安。」本來有點忐忑不安的約彌看見他們的神情與平時沒甚麼分別,總算放下心頭大石。他微笑著問,「你們上完課了麼?」

「上完了!今天長老教導我們戀愛的意思!!」卡蓮娜高興地說,拉著年輕的索迦候補的手,「那個,可以讓我感受一下麼?感受一下甚麼叫戀愛的感覺…」

另一個女孩尼娜也不甘示弱,她伸手抱住約彌,暗金色的短髮在粉紅色的臉頰兩旁晃動著。「我也要感受一下!!今天無論怎麼問長老,他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那個…你、你們為甚麼想知道戀愛是甚麼感覺?」金髮少年有了不好的預感。

「昨天約彌不是在吶喊『甚麼麼麼麼———————』麼?當中除了驚訝和愕然外,還有一種說不上來的複雜情緒,所以我們今天就問教育長老了。」褐髮女孩回答,四周傳來「對對」的附和聲。

果然是這樣子。

約彌窘得立馬找個洞埋起自己。

昨晚他太激動了,沒控制好情緒,現在大概整艘香格里拉的人(還有布魯!)都知道他…他……

感到對方的思念波傳來害羞的感覺,孩子們都體貼地沒有把話題繼續下去,只是拉著約彌一起玩耍。

只是這種可喜的美沒有在其他人身上出現。

教育長老希爾曼在金髮少年離開中庭時偷偷塞了本書給他。

「你回房間慢慢看吧。」帶著奇怪得詭異的笑容,他摸著灰白的髭鬚緩步離開。

約彌低頭一看,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噎住。

精裝的硬皮封面上,突兀地燙了幾個金色花體字——『如何抓住他的身和心:標準新娘教程』——光看書名大概已想得到是甚麼內容。

金髮少年的臉紅得像蝦子一樣。

這算是變相的鼓勵他追求布魯麼?

彷佛這還不夠窘似的,醫生在走道與他錯身而過時,也遞了個小瓶子給他。

「我昨晚通讀醫書時看到的,你和布魯需要用到這個。」然後他便把身上的白掛一甩,潚灑地繼續前往醫療室。

那個瓶子上面寫了三個字:潤滑劑。

雖然約彌想不出為甚麼他們之後要用到這個,但他還是毛起來了。

不過也不能隨便把東西丟在走道,所以金髮少年還是不情願的把瓶子放進口袋,繼續前行。

他打算到天體間,問問菲西斯到底這種情況會持續多久。

還有,到底昨天他有沒有吵醒布魯?



天體間中放置著巨大的天文儀器,四周裝飾著星球的模型,靜蘊得好像獨立於世,不會受外間的風風雨雨所困擾。

一個金髮女子閉著眼睛靠坐在翅膀狀的椅子上,靜靜地翻開眼前的塔羅牌。

聽到約彌的腳步聲,她抬頭笑著說,「歡迎光臨。」

「菲西斯…」他來到桌子前面,坐下。

「你對甚麼事情感到疑惑?」雖然目不能視,但她總是能夠看穿人的心。

那溫柔的面容,總給金髮少年媽媽的感覺。

「我…」約彌一時間也不知從何說起。

止住了他的說話,菲西斯伸手翻開另一張塔羅牌。

是戀人。

金髮女子微笑。

「不要擔心,我在桌上看見你與索迦‧布魯薔薇色的末來。」她輕柔地說,用手梳理著那及地長髮。

「薔薇色的末來?!」約彌張口結舌的看著菲西斯,平靜的心情已蕩然無存。

「嗯。」後者無辜地點頭。「相信你的感情會帶你向正確的方向吧。」

「你的意思是,我該順從我的渴望到布魯的房間然後把他撲倒??」索迦候補幾乎在尖叫,完全沒留意到他的說話又一次隨著激動的情緒廣播到香格里拉的每一處。

「如果你想這樣做的話也沒有甚麼不可以的。」菲西斯以甜蜜得可怕的語氣回答。

「你瘋了麼?」約彌不可置信的瞪著眼前的女子,「這樣把戀愛的步驟完全搞錯了嘛!!」

「聽我說,相信自己的決定吧。」就算金髮少年的發言非常勁爆,她還是面不改容的回答道,「去吧,去見布魯吧,那麼你就會明白了。」

菲西斯的手一揮,他還未來得及反應,便被瞬移出天體間了。

「這兒是…布魯的房間?」青白的燈光照耀著布魯的床,約彌忍不住慢慢的走近沉睡中的銀髮男子。

「啊!!」



然後,香格里拉上的人們那天晚上都聽到了不明的喘息聲。為了保護兒童的心靈,他們立即施了個思念屏蔽罩住還未成年的繆。

不過其他人的臉上都露出奇異的微笑。

只有船長哈雷站在方舟上,無聲地流著淚。

『這下子得為索迦‧布魯和約彌準備紅豆飯了…我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而在隔天,當孩子們看見久病在床的索迦居然容光煥發地在中庭出現時,只感到無比喜。

「約彌今天去了哪兒,索迦?」在他們玩耍完後,卡蓮娜奇怪地問。

空氣中充斥著約彌的惱怒和甜蜜感,使孩子們感到困惑。這兩種矛盾的情緒怎麼會同時出現的呢?

「他今天有點不舒服,在醫療室躺著呢。」銀髮男子微笑著回答,然後陷入沉思,「那瓶還是不夠滑…」

「啊?」褐髮女孩奇怪地看著他。

「沒甚麼。」布魯說道,一雙眼睛紅得妖異。

唔,昨晚還是勉強了些吧…

不過,多練習就好…

繆之長愉快地想著,緩緩向醫務室走去。



EN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DM










仔貓 2
甜甜私房貓
フラッシュ クロック 「幻の庭。鬼灯」
最近の記事
文章分類
月別アーカイブ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