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老人猫的喃喃自語

最近迷上地球へ…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地球…] 約彌甜蜜的新婚(?)生活 

  腰間傷口的痛已變得麻木,金髮男子欣慰地看著托尼消失的身影,意識開始變得模糊。

  布魯,我完成了跟你的約定了喔…

  我們終於找到了地球,雖然它已經不復以前美麗的模樣,但我想終有一天,它會重新綻放璀燦的光芒。

  他欣慰地想著,直至暗漸漸籠罩著他。

  約彌甜蜜的新婚(?)生活


  就像在打盹中突然驚醒似的,約彌猛一回神,便發現自己身處一個小小的社區廣場中央,基斯正一臉迷糊的站在他身邊,就像他在睜開眼睡覺一樣。

  這兒是哪裏?

  還來不及深思這個問題,他已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懾了。

「約彌,這邊。」一個身穿襯衫和卡其褲的銀髮男子向他的方向揮著手,一雙深邃的紅眼如記憶中一樣沉澱著溫柔與堅強。

  是布魯。

  他感到心中的防禦完全崩潰。

  「嗚…我好想你…」淚水早已在約彌意識到之前奪框而出,與人類戰鬥以來的各種悲傷一下子湧上,他伏在銀髮男人的懷中痛哭失聲。

  「以後我會一直陪著你的…」溫柔而低沉的聲音輕輕在他耳邊說著,身體被抱緊,一隻手在他背後來回撫摸著,金髮少年感到一陣放鬆感隨著對方的動作傳遍全身。「來,我們回家吧。」

  「…嗯。」他閉著眼睛應道,沒有深究現在發生的一切。就算現在是在幻覺或夢中也好,只要能跟布魯一起就可以了。



  銀髮男子牽著他的手,來到一幢白色的別墅前面。他轉過頭笑著跟他說:「這兒便是我們的家了。」

  那建築有著流線型的外表,並飾以簡單優雅的細邊,感覺跟香格里拉很類似。

  大門在他們的身後關上,布魯吻住了少年想說甚麼的唇,溫熱而溼潤的舌頭輕輕捲起對方的,邀其與之共舞。

  「嗯…我……」金髮少年在空隙間喘息著。有很多以前來不及說的話,想在現在告訴布魯。

  「…噓。」他只是微笑著再吻上去。

  約彌的心情、約彌的感受,他心中都是知道的,只是礙於自己不知何時終結的生命,才沒有截破那扇紙窗。

  才把自己的感情藏到心底深處。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

  布魯把少年困在房門和他的身體之間,看進那雙清如水的碧色眼睛。

  呼吸清晰可聞。

  所有難以說出口的感受,通通透過思念波、透過這個吻傳達。

  他緩緩鬆開對方,看見紅暈在約彌的臉頰慢慢渲染開來,微微腫起的嘴唇仍在喘息著,一張一合的,煞是誘人。

  「……。」

  「嗯?」布魯看得出神。

  瞪了他一眼,金髮少年索性扯著他的衣領吼,「我說我根本就不在乎你是不是明天就死掉!」

  比起死別,錯身而過的遺憾更使人揪心。一直以為還有時間,蹉跎光陰結果換來一個來不及挽回的遺憾,使他常在午夜夢迴中悔恨不已。

  害怕會被拒絕,結果連被拒絕的機會也沒有了…

  「對不起,我是個懦弱的人。」他抱著約彌,不斷吻去對方落下的淚水。

  儘管看起來超然物外,卻比誰更害怕失去,一旦擁有了甚麼,便會開始恐懼死亡不知何時會來奪去他的一切。

  所以就索性甚麼也不要,把所有在意的事物都安置好,靜靜地等待生命的終結。

  「不,布魯一點也不懦弱!」約彌永遠也不會忘記,那抹為了眾人的安危挺身而出的身影。

  這個男人總是不顧一切的保護自己最重要的東西,就算犧牲性命也在所不惜。

  他是知道的。

  「別想了…」看見那雙翠眸一黯,布魯猛然抱緊對方,心中有點後悔扯起這個話題。「現在一切都過去了。」

  銀髮男子第三次吻上那雙微張的唇。

  是啊…都過去了…

  約彌的手插進戀人銀色的頭髮,那時的遺憾已經不復存在,再糾纏於此也只是徒傷感而已。

  重要的是抓緊現在。

  溫熱的舌頭在口腔中緩緩翻攪著,身體之間的空隙漸漸減少,然後貼合。

  披風和外套早已被脫去,草草拋到一邊。

  布魯的眼睛隨著雙手的軌跡,緩緩掃過少年的面頰,在鎖骨上徘徊了一會兒,繼續向下。

  溫暖的體溫。

  曾經想過很多次,假如能擺脫虛弱的身體,盡情做自己想做的,會是多麼令人喜的事情。

  他低下頭,順從心中的渴望輕舔。

  「!!」胸前傳來又溼又熱的感覺,約彌打了個哆嗦,感到一陣若有似無的微妙快感傳遍全身。

  上衣被扯開,微涼的指尖揉弄著另一個乳頭,然後下探到他的雙腿之間。

  「舒服嗎?」手中動作著,布魯含糊地問,不忘用牙齒輕咬那硬起的一點。

  「嗯、嗯啊啊…………」約彌無力地靠在門上,只能呻吟以應。

  對方的語氣好認真,但叫他怎麼回答啊?

  殊不知失去了控制後,強烈的思念波已充分地表達了他的情緒和想法。感到戀人沉溺快感的愉和對場地的害羞不自在,布魯二話不說的帶著他瞬移到寢室,雙雙倒在鬆軟的大床上。

  約彌還未回過神,褲子便被褪下,微硬的勃起給握在掌心,上下揉搓著。

  「呃呃…布魯…那兒不要……」他忍不住往戀人磨蹭著,迷濛的眸欲拒還迎。

  布魯狠狠吻住他,手上的工夫一點也不含糊,一會兒後約彌便顫抖了幾下,然後癱在床上喘息。

  「你是甚麼時候學會這些的?」約彌瞪了戀人一眼,自己渾身無力對方卻精神奕奕使他的心理不平衡。

  「來到這兒後覺得無聊得很於是便…稍微看了點教學。」銀髮男子無辜地回答道,愉快地解開襯衫的扣子,「你要來驗收成果嗎?」

  這、這真的是布魯嗎?!那個總是默默地沉思著一臉傷感地看著遠方的布魯到哪兒去了???

  約彌還未把心中所想的說出口,便再次被堵住了嘴。

  然後腦袋被對方的舌頭攪成漿糊。

  恍惚間他側身躺在床上,男人一手把玩著前面的性器,一手緩慢地在後面的入口打著圈兒。

  「可以嗎?」他輕咬著少年的耳朵。

  「都做到這個地步,現在才問別人願不願意已經太遲了吧!」約彌賭氣把臉轉到另一邊。

  「…那是因為剛剛是調情,現在是動真格的…」話還未說完,布魯便趁對方分神之際,伸進一根手指。

  「啊!」他吃了一驚,身體條件反射地收縮著,格外感受到那兒包裹異物的感覺。

  手指不快不慢的緩緩抽插著,約彌不知不覺地縮成一團,咬著牙想維持清醒,卻沒有注意到這樣只是把臀部拱向對方而已。

  男人如影隨形的貼在身後,溫熱的鼻息不斷噴在他敏感的後頸。

  「真的不想要麼?看,那兒都哭了…難得我們重逢,你就不能誠實些麼?」嘴中輕鬆地說著,還用手指彈了彈約彌的勃起尖端,白濁的液體沿著軀幹留下,再度沾溼了男人的掌心。

  低沉的聲音惹來約彌一陣戰慄。

  「…這種害羞的…事……你叫我…怎麼…說出口…嗯啊!!」

  防禦線崩潰,他扭動著身體哭喊,耳邊只是傳來對方的輕笑聲,然後節奏猛然加快,又在少年快要射時緩和下來,如是者三四次。

  「來…說給我聽嘛…」男人的手指早已把後面開拓好,只聽滋滋水聲夾雜著粗重的喘息聲,強烈的羞恥感和微妙的空虛感已讓約彌神智迷亂起來。

  「給我…」少年忍不住啜泣著。

  「乖孩子…下次不能這樣糊弄過去就算的喔。」布魯低聲笑道,爽快地挺身而進。

  鋪天蓋地的快感炸開,他被捲入欲望的漩渦中,然後沒頂。

  惡魔!布魯絕對是被惡魔附身了!!

  這是約彌渾沌的腦袋唯一得出的結論。



(TBC)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DM










仔貓 2
甜甜私房貓
フラッシュ クロック 「幻の庭。鬼灯」
最近の記事
文章分類
月別アーカイブ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