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老人猫的喃喃自語

最近迷上地球へ…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地球…] 傳說之後、十七—十八 

  十七、

  凱文心情沉重地醒來,感到自己的心彷彿仍隨著夢中那聲嘆息不停往下墜。

  攙雜在欣慰與驕傲中的,是無奈,還是不甘?年輕的現任索迦不知道。布魯的思念波悠長而深邃,三百年間所受到的種種壓迫與磨難,使他的精神變得柔韌堅強。

  只是他也已經到達了極限,身體的衰敗不是人力可以阻止的。

  所以慶幸能及時找到接班人,就像凱文自己之於蘇珊‧諾頓一樣。

  但布魯凝視著金髮少年的心情,又是如此的不同…當中的憐惜與遺憾大於一切。

  電光火石間,凱文突然明白了那聲嘆息的真正含意——遺憾於自己大概不能親眼看見地球,更遺憾於自己竟在生命將盡之時,才遇上那個想與之共渡一生的人。   他不禁想起夢中銀髮男子勉力想靠近熟睡的約彌的情景,對布魯來說,那是極短的距離,也是令人悵然的距離…

  ——只差一點點,哪怕是早個十年也好…但現在的他,沒能力去抓住了。

  在察覺到內心感情的那一刻,就知道自己只能夠眼睜睜的與對方錯身錯過…

  直到滾燙的液體滑過臉頰,灰髮男子才現自己已淚流滿面。

  後來他們怎麼了呢?布魯就這樣把自己的感情藏在心底,直到死去麼?凱文不禁想著。

  索迦‧辛對他又是甚麼感覺??只把他當作一個強大可靠的指引者?

  毫無保留的依戀與信任,是出於尊敬,還是愛?

  也許兩者皆有,凱文想起金髮少年看著布魯時眼中閃爍著的光芒,幸福而彷徨。

  看著對方在床上沉睡休養,卻擋不住衰敗的腳步,一方面慶幸他仍未逝去,一方面又害怕他下一秒閉上眼便再也醒不過來了。

  一邊躺在他身邊汲取那僅餘的溫度,一邊裝作不知道這回事,尤自編織著有他的未來。

  所以當布魯不久後為了大家、為了他的不成熟而犧牲時,索迦‧辛又有何感受?

  灰髮少年的腦中只浮現出那在夕陽下決絕前進的身影。

  心好痛,但是有不得不做的事…

  凱文掙扎著坐起來,努力擦乾臉上的狼狽。

  可惜他大概永遠不會知道推測是否屬實,助聽器上凝結了幾萬年百多位索迦的思念,在傳承中他只是被動接觸了當中最最強烈的情感而已,勉強讀取自己想知道的部分,只會讓意識在龐大的殘留思念中迷失。

  但是以他繼任後的一連串經歷來看,他或許可以期待,答案終有一天會出現在眼前吧。

  呆坐了半晌,灰髮男子強打精神起床梳洗。他抬頭看著鏡中的倒影,蒼白的臉孔、紅腫的眼睛、憔悴的神情,不由得苦笑。

  這下無論他怎麼掩飾大概也逃不過艾倫的關心了。



  十八、

  凱文小心翼翼地把頭探出房門,往通道的兩頭看了一下。

  很好,都沒人。

  他飛快步出房間,瞬移到艦外去。

  剛才灰髮少年在房間裏仔細地想過,這是唯一能確保不會跟艾倫在香格里拉上碰到的方法。雖然著陸地點有著不確定性性,但他想,瞬移到停機坪總沒問題吧?

  「啊咧?!」感到自己撞上一面軟軟的牆,凱文回過神來,發現自己最不想看到的人正居高臨下的看著他。

  髮船長挑高一條眉,身後還跟著工程部的人員。他們都驚愕地看著突然出現的索迦。

  「艾倫早安…」他只能傻笑。

  該死的,停機坪這麼大個地方,居然就瞬移到對方身上,機率未免太高了吧?

  「…早安,索迦‧艾力克。」艾倫牢牢盯著他,接下來的說話出乎灰髮少年的意料之外,「您怎麼沒吃早餐就跑出來了?」

  咦船長為甚麼會知道他還未吃東西的?!

  「呃…我打算出去吃狗不理包子…」心中驚畏於對方的觀察入微,凱文隨口說道,「昨晚沒吃成有點怨念…」

  「包子攤在傍晚才開始營業呢。」他銳利的目光掃了少年一眼,後者嚇得心漏跳了一拍,「您想吃包子也得事先做點調查吧?」

  「哈、哈哈哈…是我疏忽了…」心虛的索迦乾笑著,搔著頭與髮男子一起返回艦上。

  「要一起吃早餐麼?」艾倫溫和有禮地邀請,只是語氣強硬得不容他拒絕。

  「好啊。」船長還是一如往常的愛照顧人。雖然偷溜不成反被當場抓包,但是紅腫的雙眼沒有被關心已經令凱文暗中鬆了一口氣。



  他們到餐廳打包了兩份早餐,拿到方舟下的花園坐下。

  剛才排隊時拿食物時凱文感到很不自在。縱使知道大家都是關心自己而已,但這種夾雜著好奇的目光令人不適,使他對艾倫裝作甚麼也不知道的體貼尤其感激。

  灰髮少年咬了一口三明治。

  「艾倫,你早餐也不吃,一大清早到哪兒去了?」他問。

  「我們去驗收幾年前訂製的一批發動機零件,確認無誤後就得搬回去安裝測試。」髮男子小口小口地喝著奶茶。「不早些去便會耽誤了接下來的工作。」

  「當船長真忙碌。」凱文感慨,無論船上發生甚麼艾倫都要管,整天忙得都足不沾地,反觀他怎麼…好像很悠閑的樣子?

  「工作怎麼繁重也好,也沒索迦的擔子重。」他回以非常標準的公式答案。

  「咦咦?!」感受到對方言語中的真誠,凱文抬頭驚訝地看著他。

  「這很奇怪麼?」艾倫放下手中的杯,好笑地反問道,「也許其他人不覺得,但索迦真的是一個高處不勝寒的職務。你繼任不久,也許對這些的體會還不太深吧?」

  『事實上已經夠深了。』灰髮少年心中苦笑,然後不無好奇地問道。「你為甚麼會這樣覺得?」

  「因為船長是離索迦最近的人喔。」他朝對方眨了眨眼睛。「我一百二十歲便在艦上做操舵手。索迦‧諾頓鮮少在艦橋上出現,香格里拉上發號施令的是船長。」他陷人沉思之中,「那時我覺得,她是一個可有可無的存在。沒有索迦,人們還不是各司其職的生活下去?」

  「…呃,好像是喔。」凱文呆了呆,感到有點不好意思。

  「可是當我升任船長時便不這樣覺得了。」似乎覺得對方受窘的表情很是有趣,艾倫輕笑了一聲。「與索迦‧諾頓的接觸多起來後,我發覺她總是輕蹙著眉頭,滿腹心事。」髮男子頓了頓,「她總是在留意著其他人忽視的問題,就算那在其他人眼中是多麼微不足道或可笑。那時我便慢慢體悟到,索迦的職責跟船長截然不同。船長確保艦上各人的安全,而索迦,則如被害妄想一樣,無時無刻確保人類整體的安全。」

  「就像一柄隨時準備好開鞘的劍。」他不禁喃喃說著。

  「嗯嗯,」髮船長靜靜同意,「那種精神壓力,不是誰也可以承受的。」

  「但索迦所想所做的事未必都是對的,或者未必看起來是對的。」凱文嘆息。他靠在椅背,不禁有感而發,「假如現在我下了一道聽起來毫無道理的命令,你會接受麼?」

  「會。」毫不猶豫地回答。

  「為甚麼?」年輕的索迦大吃一驚。

  「我相信你,凱文。」艾倫伸手揉了揉對方的頭髮,輕描淡寫地回答,好像那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我相信您下每一道命令前,都曾深思熟慮,正如每位索迦一樣。就算最後是您錯了,我也相信那是當時所能作的最好的決定。」

  凱文好一會兒後才回過神來。「…謝謝你。」這時還不明白對方這兩天都在繞著圈子鼓勵他就太笨了。

  「這是我的職責。」髮船長只是微笑,意味深長地。


  (tbc)

  後記:

  硬著頭皮寫下去了…潛水的來留個言、說說感想吧Orz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口氣看完十七, 十八, 好滿足喔, 稍微舒解了之前等待著更新的痛苦. 偷溜出去的凱文還真是…好可愛, 看到他被艾倫抓包時, 感覺就像是繞課的學生被風紀抓到一樣. 有這麼一個能理解上司的下屬, 關心自己的前輩, 凱文也算幸運吧. 對了, 大大會更新百度那邊麼 ? 我想有些人未必知道來這兒找文看哩.
P.S.請大大一定要加油繼續寫下去喔, 我真的很想看他們如何回到地球
[ 2008/02/29 14:04 ] bluepen [ 編集 ]
謝謝你的喜愛喔^^
之所以一直不貼在百度,是因為文還在修啊修啊修,沒修到滿意貼過去,之後要改的話怎麼辦XDDbbb
百度那邊會繼續更新的,不過要遲一點兒了~~
[ 2008/03/02 00:29 ] 貓 [ 編集 ]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DM










仔貓 2
甜甜私房貓
フラッシュ クロック 「幻の庭。鬼灯」
最近の記事
文章分類
月別アーカイブ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