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老人猫的喃喃自語

最近迷上地球へ…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地球…] 約彌甜蜜的新婚(?)生活、下 

  先感謝 Yin Yin 把上篇某些片段畫成漫畫,超感動的。

  下篇磨了很久才完成,有甚麼感想要跟我說啊XDD






  約彌躺在戀人的臂彎中,感到非常幸福。

  歡愛過後的身體帶著酸軟,但並不是非常難受,甚至有點愉。布魯由始至終都十分溫柔,雖然嘴中不停地逗弄著他,動作卻很有分寸,一點也沒有弄痛他。

  男人的手一下沒一下地梳理著他汗溼的金髮,一舉一動都帶著強大的自信,耀眼而張狂。

  約彌靠在他的肩頭,看著對方臉上陌生而燦爛的笑容,不由得有點出神。

  記憶之中,布魯就算是笑,也淡如微風,吹不開眉間的愁緒。索迦的責任壓在這並不闊的肩頭上,一直以來他都心為大家活著,堅毅而可靠,但也許現在這副樣子,才是他真正的面貌。

  不用帶領大家,也不受虛弱的身體所束縛,此時此刻的布魯與其說變了個人,不如說現在把隱藏著的一面表現出來。

  「怎麼?」察覺到對方的視線,他問。

  「沒事啦。」約彌條件反射地說,臉卻在戀人的目光下漸漸變紅了。

  「哦哦~是剛才還未看夠嗎?我很~樂意給你好好看透透的喔。」可愛的表情讓布魯不禁開口逗弄著。

  「才不是啊啊啊啊~~~~~~~」他把自己埋進枕頭,露出真面目的布魯好惡質。

  「你不想看也得看啦,呼哈ˇ」說著,銀髮男子突然一把抱起約彌,在驚叫聲中瞬移到浴室去。

  「嗚哇!!」還未搞清楚狀況,下一秒便被丟進滿缸熱水中,「布魯你搞甚麼…」

  「來洗鴛鴦浴啊,」他笑瞇瞇地回答道,從容不迫地跨進浴缸中,「你不覺得身體黏黏的嗎?」

  說著,手指便有意無意的滑過金髮少年的背脊。

  「嗯…我自己洗就可以了…」約彌的身體微微一顫。

  「可是,我想幫你洗喔。」對方一句話便堵往了他的嘴巴。

  讓視線朦朧不清的水蒸氣,盪漾著水聲的狹小空間,身體在溫暖的水中緊緊相貼,已分不清讓自己感到熱的是泡著的水還是那雙在自己身上不斷遊移的手……

  約彌臉紅心跳、緊張兮兮地任由對方洗擦著身體,原本以為會有嗶——嗶——或者嗶——之類的情況出現,結果甚麼也沒有發生,讓他有點失落。

  『嗚——我墮落了嗎…』

  正當他坐在客廳,乖乖的讓布魯烘乾他的頭髮,心中陷入輕微的自我厭惡之際,門鈴忽然響起。

  「叮咚。叮咚。」

  「是誰啊?」

  他看著戀人放下手中的吹風機應門,然後對眼前所見大吃一驚。

  站在門口的,一個粉白色的、兔首人身的奇妙生物,她身穿色彩鮮豔的小丑服,臉上架了一副小小的金線眼鏡,看起來很有氣質的樣子。

  「你好!這是兔人快遞!!」她以與外表截然不同的響亮聲音豪邁地說,晃了晃手中的東西。

  「喔,麻煩你了。」布魯微笑著接下對方手中的色描金多層便當盒,還有一個…沙鍋?!「我就在奇怪為甚麼約彌那份還未到…」

  「真是超不好意思啦!聽說那是因為今次的便當數目太多,一時間忙不過來!!」兔人用手帕擦著額頭的薄汗。

  「原來如此啊,沒關係啦~」他隨意揮了揮手。

  「為人處事不能如此馬虎的喔!!」她瞪圓一雙滑潤的眼睛,「為了表示歉意,製作組快遞了一個特級豪華便當給你們一起吃!!」

  「那麼我就收下了呦。」布魯把東西放到一旁的櫃子上。

  「請你在這兒簽名,謝謝!!」她用長而纖細的兔手指了指某個地方。

  「嗯…好…」銀髮男子在上面寫下漂亮的字體。

  「下次也請光顧兔人快遞!!掰掰!!」兔人慎重地收好單據後,便立即神色匆匆地離去。

  前後沒一分鐘時間。

  約彌盯著那關上了的門。

  「…我知道死掉後發生甚麼也不稀奇,但剛才那個…是怎麼一回事啊啊啊啊?!」雖然他很想鎮定下來,但剛才的景象實在逸出了他對世界的認知,「那是人不是兔子吧!不那是兔子不是人吧!!為甚麼這兒會有像人一樣走路說人話的兔子啊?!!」

  「嘛…這兒不光是有我們那個世界的人的欸。」布魯以輕快的語調說,「來幫忙一下?」

  「是是~~」也沒期待對方會乾脆地回答,他起那個沉沉的、不知道裝了甚麼的沙鍋,「這要放到哪兒去?」

  「先放到一邊好了…想來你也該餓了吧?還是先把便當趁熱吃掉吧。」布魯笑著把便當盒提起,放在桌上打開,然後挑起眉毛吹了聲口哨。「夫妻雙人豪華便當?製作組那群大叔還真有意思…」

  熱騰騰的紅豆飯,烤得香噴噴的饅魚,還有新鮮的海膽刺身,佐餐的山藥糊以及當飯後點心的核桃。

  「製作組到底是甚麼碗糕?」聽到現在約彌還是一頭霧水,「為甚麼要送我便當?」

  「那是因為你死掉了嘛。」布魯輕鬆地說,「發便當慰勞是製作組的義務。」

  「所以製作組是甚麼來啊?!」不是全身無力的話,他真想搖搖布魯會從他的腦子搖出甚麼來。

  「對我們來說,有點像是神吧?」摸著下巴回答,「他們一手一腳創造我們,我們的故事,我們的經歷,用作娛樂他們那兒的人。簡單來說,我們都是動畫中的角色,死掉了沒戲兒唱就會來到這兒,拿著製作組發的便當,吃完便當後便能在這兒好好休息了…」

  他拿起遙控器一按,電視機的畫面亮起,約彌不禁驚呼。

  「這、這不就是我和基斯…」金髮少年用顫抖的手指指著熒光幕,看見自己臨死前的狀況使他心中有點不舒服。「你這樣說的話…我們的經歷和記憶…一切一切都是假的?」

  難道他一直以來的努力,都是一個笑話嗎?!

  「不,我們所經歷的都是真的,只是現在都過去了。」布魯抱著約彌輕聲解釋道,當初他來到時也受到不輕的打擊,「就姑且把這兒當作有些特別的天堂吧。」

  …算了,只要活得無愧於心就好。

  這麼一想,他便釋然了。

  「先不管這些,便當冷了便不好吃喔。」布魯盛了一匙紅豆飯遞到他嘴邊,「你剛才不是說餓了嗎?快吃吧。」

  「嗯…」約彌紅著臉吃掉,不得不說製作組這方面還滿貼心的,居然準備了這樣的食品…

  「說起來,你跟那個基斯是甚麼關係啊?」布魯隨口問道。

  「咦咦?我跟他沒甚麼關係啊。」約彌疑惑地說,「真的要說的話…是最後的戰友?」

  「那麼初遇時你抓住他的大腿是怎麼一回事?」銀髮男子挑眉。

  「那是順手啦…布魯你在妒忌?對吧?」突然恍然大悟。

  「哪有!!」急忙否認。

  「沒有的話用得著那麼大反應嗎?」不知不覺情勢逆轉,約彌偷笑著調侃道,果然要帶壞的話三小時就足夠了。

  「吃海膽吧。」銀髮男子迅速回復冷靜,往戀人的嘴巴塞上一大匙食物。

  「唔、唔…」雖然海膽很好吃,但一下子吃這麼多吞不下去的好不好?金髮少年轉動雙眼,然後側過頭吻向戀人。

  又是一個纏綿的吻。

  「…說起來,放在角落的沙鍋裝著甚麼啊?」約彌喘著氣問。

  「哦,那是本文的作者。」布魯冷靜地回答,「不用管,她是來煮紅豆飯的。」

  然後又夾了塊饅魚放進戀人的嘴中。

  吃過便當作晚餐之後,他們便靜靜地躺在一起,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訴說分別後的點滴。

  「說起來,死去了的大家怎樣了?」約彌移了移身體,把頭撂在對方的肩頭,「卡蓮娜、尤伊他們過得好嗎?」

  「在這兒大家都過得很好呢。尤其是尤伊,卡蓮娜來了後便閃死人了…」布魯的手指在戀人的背部打轉,「要不,我們明天去探望他們?」

  「嗯…」金髮少年含糊地應了聲。

  「睡吧。」他摸了摸對方的頭,笑著把人抱緊。

  死後的生活,似乎也頗值得期待呢。

  約彌在陷入暗之前想。



  (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兔人快遞…送便當…大大你太強了, 居然想得到這些, 還有紅豆飯…下次要記得不能在吃飯時看大大的文, 否則總有一次會把嘴裡的飯噴笑出來. 大大躲在沙鍋裡該不會是想偷窺吧 ? (偷窺兩個TYPE BLUE, 太勇敢了) 可為什麼布魯說你是來煮紅豆飯的呢 ? 不是已煮好了麼 ?
總覺得尤依和卡蓮娜在TV裡死得很不值了, 尤其是卡蓮娜, 太可憐了, 現在雖不能一家團聚, 但兩人能再次生活在一起, 又可以從TV裡看到兒子成大器, 也是一種幸福吧
[ 2008/02/29 14:54 ] bluepen [ 編集 ]
躲在那兒是想煮更多的紅豆飯啊!(被巴)

動畫版很多劇情都太…我其實對阿爾蒂娜的死很鬱悶,她是個好女孩。
希望大家到最後都會過得很幸福^^
[ 2008/03/02 00:33 ] 貓 [ 編集 ]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DM










仔貓 2
甜甜私房貓
フラッシュ クロック 「幻の庭。鬼灯」
最近の記事
文章分類
月別アーカイブ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